• 2006-04-26

    沉浮


        讲座顺利进行中,有一会儿的闲暇时间,我坐在外面的休息室里,给自己泡了一杯茶。茶是有人刚刚贡献给老板的,肯定是极品新茶,即便是我这种茶盲,也看出了其中的好。嫩绿的颜色,在水中渐次舒展,根根直立着,以极慢的速度沉下来沉下来,有一些,碰了一下杯底,又以不可捉摸的力量,直立着浮上去浮上去。我看了好久,看这茶叶的圆舞。
        童子功夫突然就显露了出来,记起陆游的诗,“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同一首里有那句著名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不过,最触动人的其实是第一句:“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我呷了口茶,是啊,谁让我“客”在沪上的?答案异常简单,IVON啊。
        放下茶,去办公室继续公干,期间,N老师慢声告诉我,我留在这里的事情大局已定。应该是高兴的事,但是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眼前全是沉浮不定的茶叶,在水温的物理作用下随着看不见的暗流波动。看得见的是现象,看不见的才是实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零度天书 2011-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