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28

    请客吃饭 - [趣事]

    Tag:

     

     

    出了机场,上了出租车,师傅问“去哪儿”?我和IVON齐声说:“您先开着”,然后各自掏出手机,清清嗓子,打电话。“喂,老郎吗?我们到了,晚上哪里吃?”“老郝,我们下飞机了,你负责定地方。老郎加班,咱们先吃。”“阿黄啊,老郝说在‘红太阳’,你的胃还能吃辣不?”“什么?‘红太阳’没有位子了?嘟嘟他妈,你再选个地儿!”如此这般,乱了十几分钟,改了三个地方,约了六七个人,终于让TAXI有了“目的地”。我们安静下来,望着窗外的雾霾,小心地喘喘气。

     

    一直观望着我们的司机师傅说,“我说几句闲话啊,你们别往心里去。我们这里的老例儿,要是诚心诚意地请客吃饭,怎么也得提前五天,订好地方,订好菜单,主陪次陪的也要列上,写好请柬,亲自给人家送去,这才叫‘请’,透着恭敬。要是提前一两天,订了地方,人是临时约的,那叫‘聚’,‘您明天晚上有空没有?砂锅居,我请客!’这是‘聚’。像你们这样,什么什么都没定下来,地方也不知道,人齐马不齐的,只能叫‘喊’。人家有点气节的,像我们家老爷子,‘喊’是绝对不去!”

     

    这可真是“礼失求诸野”。几年以来,我们遇到过听交响乐的司机、写诗歌的司机、看康德的司机、背千字文的司机,所以这次遇到个懂礼数的司机,不足怪。冤枉的是,我也想从容揖让、文质彬彬,硬黄纸上毛笔字,上写“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可是这边通过速递公司发了货,看着小哥睥睨的眼神——橘子?不是大闸蟹?——我不能不发条手机短信,曰:“快递给你一箱橘子,生态的,无污染,请查收,发货号叉叉叉叉叉,”读起来粗鄙又村俗。我也希望老郎、老郝、阿黄、嘟嘟他妈一干狐朋狗友,没有临时加班、以及胃痛肚痛肩颈疼痛诸般白领症状,提前三天就能定下聚会的时间地点,而我们的飞机不会因看得见的雾霾和看不见的空中流量控制而延误,这样我也可以斟酌菜单,起码在网上搜搜被点赞的那几道菜,让请客吃饭这桩事情略显靠谱。礼节这东西,仅有钱还不够,还要有闲,当代大都市的生活,偏是这个闲字让人犯难。

     

    那边,IVON抗辩说,“请”也要看请什么,梅红纸上工楷写着“杀猪菜”,哪怕把五脏六腑都化入神奇菜名罗列出来,怕是也难以打动高雅的脂肪肝患者的心。而“喊”呢,假若实在是对了心思脾气,有气节的馋鬼恐怕就放下了气节。师傅点头说:“有意思,那您说说看,要是‘喊’我去吃饭,您预备上什么菜?”IVON回说:“这还用问嘛,‘女体盛’——您肯定不去,嫌俗;‘满汉全席’——您肯定也不去,嫌太俗。我看这倒霉天气,要是备下一碗羊肉丸子萝卜汤,估计能喊得动您。”师傅笑道:“我看还是‘女体盛’吧,领导怕‘四风’都不去了,咱们平头百姓再不去,那不合适。革命不是为了请客吃饭,革命就是请客吃饭,拉动内需,GDP,您说呢?”

     

     

    本文已发上海壹周刊,请勿转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学问与经商 2006-10-28
    爱上了豫园 2005-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