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29

    栽在图书馆


        看我抱着一摞七八本书从书架后跌跌撞撞地转出来,坐在写字台后面的图书管理员沉下脸来:一次只能3本哦。我唯唯诺诺,她一贯说话省略主语,大祭司一样威严,法官一样冷口冷面,大家在她面前全都矮了半截,我又能咋办。权衡半天,只好先放下那三本斯金纳,还是先替别人复印德里达吧。她审视了一番我的书,看意思不仅懂英语还懂法语,没准是图书馆系毕业的高材生。这一审视不要紧,她要求我再次出示“一卡通”:“新闻学院的?那你借这些书干什么,又是替别人复印?”诺大的外文阅览室没有别人,她把子弹都扫向了我,要是我法语好并且有志气,就该顶她两句:“怎么着,看扁了新闻学院?我们就不能既懂斯金纳又懂德里达?”可惜,我法语不好并且没有志气,只好忍气吞声抱了书去楼上复印室。
        复印室的价格是外面的3-4倍,这属于垄断型经济——外文阅览室的书一概不能拿出图书馆,要想复印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即便如此,服务态度可不算好。有个大婶摔摔打打地接待我,嘟囔着:这么多,就是知识分子最不尊重知识产权。
        嗨,我还真是哑口无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桂林 2007-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