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03

    敢问芳名 - [书事]

     

     

    做人做得很累的时候,很想纡尊降贵,抛弃高级动物的身份,去当级别低一点的动物,宠猫宠狗都行,按照加菲猫的口号:“喂我、爱我、不准抛弃我”—— 虽是寄人篱下但是享受得理直气壮。又或者,在极度伤心的情况下,离了有情世界、去当无情的草木,一棵傍着橡树的丹枫,不也挺好?一棵有丹枫陪着的橡树,那就更好了。

    大都市里绿色是越来越值钱了。闻说新校区那些碗口粗的香樟树,每棵已经是五万以上的身价,最大的那几棵,十几二十万,财大气粗的校友捐的。新江湾这一带,投资公司有头脑,修路种树然后再卖地块,以绿色乐活为卖点,终于把原来的荒郊野地卖出了陆家嘴金融中心的价钱。每天,我很欣慰地看着沿路那些整饬的花坛、一咕嘟一咕嘟的绣球花,大有一不留神挤进了富人区的沾沾自喜。

    一度喜欢西洋式的植物图谱,铅笔淡彩的,工工整整画出枝叶花果,旁边有拉丁文的学名,每次看到,沸腾的心思一下子就静了。还有中国的工笔花卉,勾了线的牡丹,认真着上丹朱,使人心安。尽管如此,其实不大知道植物的名字,也不是不知道,是对不上号,茱萸、辛夷、石楠、棠棣、空桐、女贞、桃金娘……书里见过的美好名字,可是它们到底什么样?不知道。得了罢,干脆招了吧,我们是生活在石屎森林里的一代,对自然已经疏远,柳树、槐树、榆树、樟树、松树、桦树、杨树、枫树、梧桐、夹竹桃,这几样我是认识的,其他的,估计全都含糊了。我和IVON在生态公园散步的时候,奉行的是先叫先得的抢注原则,紫茉莉、小碗花、黄胡子花、鼠尾草,胡乱叫的。

    傍晚暑热难耐,为寻清凉翻看这本叫作《树》的书,是全世界500多种树木的彩色图鉴,很漂亮。窗前的合欢和樟树是原本就认识的,今天终于搞明白了另外几种的“芳名”,它们是:鹅掌楸、鸡爪槭和广玉兰。略有点失望,原来它们的大名可以是这么村俗不文的,这命名水平和我们俗人也差不多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白骨红粉 2007-07-03
    不爽 2006-07-03

    评论

  • malingcat提到的这些,都是在城市中常用的树木,刚好日青也是做最贴近生活的植物介绍的,有机会来杭州的话,可以带你一一辨认起来哦。
  • 鹅掌楸 鸡爪槭 广玉兰

    换个角度想一想 透有乡野的气息 也未必不好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