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19

    张学良的柔软被子:与曹操有关 - [书事]

     

     

    晚年的张学良说:“人呐,主要是心情,心情要开朗、开放,不在乎。我不是说笑话,我这个人也许明天早上一枪就要把我枪决了,我今天晚上还睡我的大觉。我作战的时候就这样的规矩,也可以说是学的拿破仑,我把命令下完后,我就睡觉去,我睡觉是脱光屁股睡觉去,从来不穿衣服睡觉的,穿衣服睡觉我会睡不好的。……医院、旅馆的那个被子我绝对不盖的,我盖不了,我一定盖软被,很软的。”

    看到那里,忽地就明白了他何以高寿,还是心态好啊。战事吃紧的时候尚且能照睡不误,在漫长的幽囚岁月中,就更能高枕软被、一睡了之了。

    临走的时候从妈妈的书架上拿了这本《张学良口述历史》,系根据张学良的11盘口述录音带分类整理,唐德刚先生的说明文字和几篇论文附在前后。虽然因为多种原因,没有像李宗仁回忆录那样认真搞个大篇幅的张学良回忆录,重大历史问题几乎都略而不谈,但是口述史这方法,还就是鲜活好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少帅的“雄才大略”原本都是自然而然,狐疑啊,算计啊,谋略啊,三十六计啊,也许不是没有,但着实不多。连他的十一个女朋友的大花边也是如此,偷情偷得坦坦荡荡。东北易帜,西安事变,不是动脑子的结果,靠的是一颗赤子之心。西安事变后他亲送蒋介石回南京,冯玉祥闻之曰“少不更事”,其实说得没错。所以唐德刚用了段杜威开山的行为科学理论,说个性决定行为,张学良原本不是官僚政客,没有那些小肚鸡肠。“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提到睡觉的事情,难免想起曹操“梦中杀侍卫”的故事。曹操心思过多,即便有软被子和天体睡眠,估计他也睡不好觉。细查的话,他的很多诗里有夜晚的意象,那著名的短歌行,尽管“慨当以慷”,毕竟“忧思难忘”, “月明星稀”的时候看“乌鹊南飞”,那是典型的失眠者的作为。难怪难怪,曹操活了65岁,而张学良活了101岁。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沈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涂鸦的境界 2011-07-19
    小恙 2006-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