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23

    学问与社交 - [趣事]

     

     

    理科学问不大清楚,但是文科学问的乐趣与社交的乐趣颇有些相似之处。

    第一是势利原则。你认识的人越“高级”越好;你认识的“大人物”越多越好。在你自己成为大人物之前,人家多半不会待见你,那也没关系,师出有门,只要你低首下心,认真拜几个大人物当老师,把他们的祖宗十八代都捋捋顺,再把他们的亲朋好友都混个脸熟,从为人家写年谱开始,逐渐也就上了路,他家的珍宝你数起来的时候,得和数自己家的一样门清。啥时候熬到为人家抬棺材写悼文的时候,行了,你也成了。

    第二是活跃原则,你最好很活跃,敢于善于把相干的不相干的朋友们撮合到一处,今日曲水流觞谈玄的,明天百乐门包场子玩俗的,万一朋友之间发生了某种化学反应,造了个新人什么的,你就有资格当教父或者教母了。这种小孩子多多益善,指不定将来谁发达了,你作为“概念发明人”的后半辈子也就有指望了。

    第三,如果你不很活跃,起码要善于观察,当个“消息灵通人士”也是好的。某显贵不是某门客变的吗?名媛甲与名媛乙撞衫了。他那个鼻烟壶怎么看着眼熟?沉浮升降、世态炎凉,泡得久了,你知道大量的内幕消息小道新闻,也算是社交场上的闻人。将来肯定有小女孩子抱着本子去找你,千方百计约你写稿。

    举例说明:

    一进前厅我就见大牌子,嚯,“普鲁斯特与符号”,这个派对够档次,四星级的,瓷器一水儿法兰西的。你问我吉尔·德勒兹?听说过听说过,我一小不是跟着福柯德里达罗兰巴特昂伯托艾柯那老几位么,不是外人,绝对不是外人。再说普鲁斯特我也熟啊,我豆瓣上刚递了个帖子说我和他的故事来着。往大厅里我那么一撒么,“符号”、“类型”、“真理”、“逻各斯”,熟人真多,行了,心定了。我可跟你说啊,我觉得“类型”这件衣服有点眼熟儿,德老写《褶子》的时候用过的东西,我一看一个准儿。前两天我在彼得·沃森那个大轰趴上看见老么多熟人,就没看见德老。那种轰趴,不是我说,档次太低,沃森呢这人有趣是有趣,媒体出身的,花边太多了,德老没去就没去吧。被你看出来了,我正撮合着李公子和辛小姐的婚事呢,他们儿子的大名我都想好了:从《追忆逝水年华》看心理既视现象与物理异次元空间的契合性,不错吧?

      
    分享到:

    评论

  • 说得有道理
    不过我们应该文理社交皆具,尽其完美
  • 对钻营的研究够透彻的!
  • 哈哈,还真有人认为是人际关系帖。可是这样的人不是应该去看励志赚钱的博客吗……
  • 偶然路过,觉得很受启发也受益颇多。但是真的不知道如何能够真正地做到文章里面说的。我不是不擅于言辞的表达,但是我始终觉得自己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我还没有工作过,还在学习,但是总觉得人与人的交往越来越复杂。周围会有这样的事儿:真心不一定会被认可,用一些小的心眼儿有时却会收到很好的效果。请问这里有什么具体的学问吗?这有什么法门吗?想很好地处理人际关系。留了E-Mail,希望收到博主的恢复邮件。多谢。
  • 哈哈哈,写的真好
  • 漂亮,不留神以为你在骂谁呢:)
  • 某些人做学问乃是为了逃避社交,若是如此,那就不如不做学问了。
    回复hacker47说:
    是说学问与社交的相似性,文科研究的视野要广阔,很多时候是个文本间性问题。
    2008-07-23 20: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