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08

    从表格想起……

     

    总是难免,要遭遇表格。平常自我感觉还好,而一到填写表格的时候,那种沮丧之感油然而生。总觉得CSSCI上发的文章太少,后悔碍于情面把那些长长的有分量的稿子给了不那么出名的刊物。然后就是严重的自我怀疑:还在圈里混不?是这块材料不?卷铺盖走人不?

    昨天在“东北人”吃饭,进了“刘老根家”,“虎子”和“翠花”服务,“彪子”忙前忙后。在热闹的没心没肺的二人转之间,导师聊起当年在东北接受“改造”的故事——整天傻吃糊涂睡,啥也不想,啥也不用想。师弟被气氛感染,东北人般莽撞地说:“那多好啊,没有压力。我咋没生在那时候。”导师大人大量,一笑而过。我们也轰然一笑,心有戚戚,不是与导师戚戚,是与师弟戚戚。

    突然很怀念当年军训的时光。因为是第一届军训,安排在正规的新兵营,拉练、站军姿、打靶、劳动、匍匐前进,班长让就地趴下,决不犹豫,是水坑泥潭一概不惧,洗脑真是那个彻底。每天听着号声行事,一响起床,再响吃饭,三响学习,每一分钟都被安排妥当,大脑永远处于稍息状态。连我这等淑女,一天也要造几个大白馒头,于是一个月里平白胖了十斤。这十斤肉至今还在身上,揣一揣,沉甸甸的幸福感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黄金宝藏 2010-06-08

    评论

  • 充实也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