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9

    当一个上海人是很难的

     

     

    拿着填好的表格去博士后办公室以及人事处,突然领略了其中的复杂性:我先要将户口办进站来,然后才谈得上档案和工作关系,换言之,第一步是“阿拉是上海人”,然后才有资格说“阿拉是某某大学教师”。原本已经淡薄的户口概念再度变得严重起来,站在人事处,一种无助感油然而生。

    也不是不能办,打了两通电话后明白过来,只要有体制,就有体制中的捷径和漏洞,过程难免繁琐繁琐和繁琐,这就需要天使般的耐心和魔鬼般的毅力。据说办户口的事,比出国还难,扒层皮都是轻的,大无畏的精神看来不可或缺。

    慢慢来吧。我睡几天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