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20

    美女的汤


        最喜欢的一幅中国画是佚名的唐代宫乐图。九个美女围桌团坐,按照唐代的尺度,白白的,肥肥的,嫩嫩的,没心没肺地胖着。两个小丫头桌边侍立,体形上明显小了两号,颇能说明问题——赵飞燕要是生错了朝代,也就是这种丫头命。桌边空着两个位子,两位美女去干什么了,补妆?悄悄话?醉卧芍药?引人遐思。作为趣笔的是桌子下趴着的一只哈叭狗,眯缝着眼,一幅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样子。想来原始画面一定是五彩斑斓的,因为要表现美女们的透明轻罗、五彩绸缎、道不尽的富贵荣华。可是现在,已经泛着茶色的画面上,只剩下朱砂犹自鲜艳。且说美女们有弄琵琶的,有调笙的,有吹笛子的,显然是场自娱自乐的室内音乐会,我最喜欢的是左下角的那一位,也不操乐器,也不好好尊重别人的劳动,却在丫头的服侍下,端着一碗汤认真喝着,正是在这种游离中,有一种淡定的从容不迫。
        高中的时候对美术史有空前的兴趣,背了不少“常识”,诸如《清明上河图》长多少、宽多少、多少人物、多少楼阁,险些考进美院吃艺术这碗饭。不过我一直好奇的是美术史书没有告诉我的东西:她喝的是什么汤呢?——绿茶粉搞的茶道?赤豆桂花粥?银吊子熬的燕窝?波斯进口的玫瑰露?地方特产羊杂碎汤?
        真费思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宫乐图 2006-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