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21

    樱桃

     

    和小丸子无关,说的就是樱桃。

    七块五一斤的看起来烂糊糊的,只好要十块一斤的。在美国时狂吃的那种是黑紫色的,这种显然不是,颜色浅多了。“法国樱桃”?我满怀希望地问,依稀觉得面熟。那是在尼德兰静物画里,在玻璃盏、水晶杯、银盘金尊、或是丰饶之角中,满坑满谷的水果和鲜花,作为点缀散落在桌面上的,是黄红相间的樱桃。樱桃从来不是主角,但总是象征着初夏,就像葡萄总是代表着秋天一样。

    “不是法国的,是山东的”。卖水果的大哥实实在在地告诉我。得,浪漫打了个对折。

    想想笑了,是啊,国产的樱桃有何不可。“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古人意境里的樱桃应该是地道国货。近日细看孟晖的《潘金莲的发型》,里面有一篇《唐人美点:糖酪浇樱桃》,说的是国产樱桃与异域“胡食”的邂逅,我的概念里应该是红樱桃上覆盖冰淇淋,滋味应该不差。

    五块钱的樱桃摘好洗净不过小小一碟,其实中看不中吃。对于这种“看果”,IVON碰都不碰,他抱着半个冰镇西瓜吃得欢。我也放下架子,抛下樱桃、抄了把勺子,喝到:把心留给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