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04

    索尔仁尼琴的燕尾服 - [心事]

     

     

    十年前,19981211,索尔仁尼琴的八十大寿,整个俄罗斯掀起了一股赞美老作家的热潮,各大媒体连篇累牍,国家杜马在当天的会议开始前都专门表示祝贺,总统叶利钦更是宣布授予作家国家最高奖——圣安德烈勋章,以表彰他“对祖国的杰出服务以及对世界文学的伟大贡献”。

    索尔仁尼琴始终是一位追求正义的理想主义者、一位斗士、一位爱国者。爱之深、恨之切,他的爱是通过永远地持不同政见来达成的。无论在什么样的压力下,为了道义和真理,他绝不沉默。1956年,经过长达11年的徒刑和流放,他的“进行反苏宣传和阴谋建立反苏组织”的罪名终于得以昭雪,作家没有就此过平静的生活,而是拿起笔写下了首部披露斯大林时代劳动集中营内幕的中篇《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小说于1962年出版后,因其揭露性引起了国内外的轰动。当勃列日涅夫上台后,作家受到官方的责难和压制,但是他依然敢于直言。在1967年苏联第四次作家代表大会前夕,索尔仁尼琴发表公开信,要求“取消对文艺创作的一切公开和秘密的检查制度”,结果大会通过了谴责索尔仁尼琴是苏联叛徒的决议,两年后更是开除了他在苏联作家协会的会籍。1970年,“因为他在追求俄罗斯文学不可或缺的传统时所具有的道义力量”,瑞典文学院授予他诺贝尔文学奖,苏联当局将此视为“冷战性的政治挑衅”,阻止作家前往斯德哥尔摩领奖。自此之后,索尔仁尼琴成了苏联国内“持不同政见者”的领袖人物,他的作品无法在苏联公开出版,本人受到克格勃的严密监视,据说,克格勃档案中关于索尔仁尼琴的材料多达105卷。

    1973年,索尔仁尼琴的长篇巨著《古拉格群岛》在巴黎出版。“古拉格”是苏联劳动改造营管理总局的俄文缩写译音。这部长达1800页的作品意在说明集中营遍布全国,像群岛一样众多。因为这部作品的出版,索尔仁尼琴再度受到舆论的谴责和攻击。1974年,他以叛国罪被驱逐出境。出国后的作家隐居在美国的一个小镇中,依然笔耕不辍。

    1989年,苏联解体了。1994年,索尔仁尼琴像凯旋的英雄一样在群众的欢呼声中回到了阔别多年的俄罗斯。本来,看到自己几十年间一直与其对峙的政权垮台了,作家完全可以以功臣自居了。但是在俄罗斯改革的严酷现实面前,老作家再度选择了道义这副重担,选择了“持不同政见者”这一立场。以80岁高龄,他发表了《倾塌的俄罗斯》一书,其批评的尖锐性,丝毫不亚于他对苏联领袖们的批评。也正是在这样的精神下,在80岁生日的晚上,索尔仁尼琴稀罕地穿上了燕尾服——不是去领奖,而是郑重宣布拒绝叶利钦颁发的国家最高奖章。

     

    得到索尔仁尼琴去世的消息,把旧文改改贴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早起的鸟 2006-08-04

    评论

  • 谢谢,让我对索尔仁尼琴又多了点了解。
  • 理想主义者这个称号是诡异的。并且我觉得中国文化圈子对索的热捧未免有点空洞。
  • 俄罗斯是多民族国家,比中国的民族种类还多。
  • 悼念这个值得尊敬的作家,值得尊敬的一个民族的思考者和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