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1-15

    交际花普齐 - [书事]

    Tag:

     

    网上查资料,查到她的照片,四个字:惊为天人。想必作如是观的人不在少数,资料说,在19-20世纪之交的“美丽年代”,她被誉为“最美的女人”,音乐厅前张贴着她的海报,明信片上印着她的玉照,报刊上登着她的芳名,到处都是,全巴黎为之疯狂,除了她,巴黎没有别的女王。利亚纳·德·普齐(Liane de Pougy1869-1950),中间代表贵族出身的那个“德”字是冒用的,连普齐这个姓氏也是挪用自恩客的封地。出生时她叫安娜·玛利亚·沙赛涅,父母是外省最地道的穷人,她有一次未婚先孕的不成功婚姻,可是世事难料,当她终于来到巴黎、在女神游乐场里向世人展览她的美丽,一夜成名。

     

     

     

    她的同行兼领路人是高级交际花拉比涅。拉比涅的父亲是酒鬼,母亲是妓女,只好当个“女演员”。她征服了不少王公贵族,大笔吸金,她的奢华铜床被左拉搬进了《娜娜》里,她美丽的身体也吸引了马奈、热尔韦等艺术家。热尔韦以她为模特画了很多幅画,包括最著名的那幅《罗拉》。她的最高成就可能是,拿破仑三世拜访过她的闺房,此场景还被做成了一套彩铅玻璃!拉比涅教给普齐做交际花的道德哲学——为了钱抛弃一切道德。

     

     

     

    普齐学得很快,微笑、吻与拥抱都自有价格,她的新情人、新珠宝、新服饰、新马车、新别墅、四个新雇的阿拉伯佣人,都是社交栏目追踪的话题。巴黎人当然吃鹅肝,只不过,普齐佐以香槟酒的是孔雀肝。有一次盗贼偷走了她著名的五圈珍珠大项链,没等她梨花带雨,已经有追求者买了新的奉上。为了维护自己的身体资本,普齐每日灌肠、吸食鸦片,果然有效。当时有“交际花三巨头”,她最终击败奥特萝成为花魁,是靠马克西姆餐厅一役:奥特萝为了先声夺人,穿了一件装饰得超极华贵的长袍,上面缝嵌着她的所有首饰;而普齐只穿了一袭白裙,颈间也只有一粒钻石——但是身后跟着她的女佣,托着一只相当大的丝绒垫子,上面小山一般堆着她的珠宝。

     

     

    普齐如此美丽,不仅吸引男人,也吸引了女人。著名美国女继承人、作家、沙龙女主人、同性恋者巴涅在女神游乐场对她一见钟情,随即穿了一身护卫的衣服来见普齐,宣称自己是萨福派来的“爱的卫士”。普齐本来只与男性游戏,但是突然被巴涅“唤醒”了某种意识,超出巴涅意外的是,她是如此热情和激进!1901年,普齐出版了一本书《萨福牧歌》,等于将自己与巴涅的恋情和盘托出。“巴黎最美的女人”变弯了,街谈巷议,一纸风行,当年就再版了不下69次。此书的影响远渡重洋,连巴涅在美国的父母都知悉了此事,对巴涅影响甚大。也许是此事关系,普齐和巴涅大吵其架,不久就分开了。

     

     

    无论普齐穿什么,都有贵妇模仿,可是别人模仿不来她的风情万种,举手投足的优雅,眼波一转的妩媚,连威尔士王子阿尔伯特和莫里斯·德·罗斯柴尔德这样的大人物,都抵御不来她的魅力。普齐说,我虚荣,但是我不愚蠢。所以1910年,41岁的普齐激流勇退,嫁给了比她小十五岁的罗马尼亚王子乔治·季卡。听说儿子胆大妄为娶了交际花,罗马尼亚王室再没给过王子一分钱。但是依靠普齐积累的财富,季卡王子与王妃生活在乡间别墅,除了短暂的不和——王子另有新欢,不过普齐也没闲着,她从女友们那里得到安慰——依照法国的评估方式,还算幸福,直到王子辞世。

     

    没有人想得到,普齐有一颗虔诚的心。母亲在生产时产生幻觉,看到了家乡的主保圣女圣安娜,因此预言说,普齐终将侍奉教会。别人可能不记得,普齐自己没有忘记,即便在她交际花生涯的顶峰,她喜欢佩戴一枚珍珠镶嵌的十字架,路易十五风格的床边还摆着一部《仿效基督》。三十余岁时她曾经短暂遁入瑞士卢塞恩的多米尼克修道院,老年的她重回旧地,名为“忏悔者安娜·玛丽·抹大拉嬷嬷”。她服务于圣阿格尼丝精神病院,照看有先天缺陷的孩子们。1950年,逝世于卢塞恩,终年81岁。一般社会成见,交际花是红颜祸水,而一个悔改了的交际花呢?一个当了王妃又高寿善终的交际花呢?标签还真是不好贴。

     

     

     

     

     

    当年,普齐是同行中文笔最好的一个。晚年她出版了两本给孩子看的童话。等她过世后,自传《一个蓝色笔记本》出版,再后来,连她的日记都被编辑出版,传记也有几部,最新一本有关她的书是2012年出版的,意大利文。

     

     

     

     

     

     

    已发纸媒,请勿转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复旦一时游 2005-11-15

    评论

  • 該怎樣形容這樣一個女人?
  • 诚然,标签不是好贴的。
    普齐的对人生的选择,何不是我们也应思考的一种人生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