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02

    长夏无事

     

    气温达到37度,湿度尤其大。古人所谓“燎沉香、消溽暑”,不知是何原理,而我的方式简单多了:开空调。家里六间屋子,装了四个空调,把不用的屋子关上,一个空调就足以维持卧室和餐厅的凉爽。

    利用周末休养生息,不仅孵空调,几乎就长在了床上。我们在床上看了《万象》、《书城》、《三联生活周刊》、《看电影》和《周末画报》,我另外搭了半本《道与逻各斯》,IVON看了四分之一本“Trump Nation”,算是同中有异。床边床下那叫一个混乱。看累了就睡。断断续续,白天差不多睡了五个小时,直睡得四肢酸软、头痛欲裂——对于我这种不喜欢睡觉的人,“昼寝”差不多是个力气活。

    傍晚下了一场雨,借着雨后片刻清凉,挣扎着起来去韩罗苑吃饭。冷面、羊肉串、烤多春鱼、东北拉皮和啤酒,点的菜全无章法,吃完了不是很舒服,只好又在附近遛遛,买了三朵向日葵和几张影碟。

    晚上我不困了,看了《16街区》和《天使A》。钦佩IVON的嗜睡,他看到第二个电影就又入黑甜乡了。10点多,犹豫是否进城去英国酒吧凑热闹,不过我不看好小贝,怕足球流氓们疯狂起来不可收拾,所以到底还是没去。

    关灯。睡觉。

    PS:尽管我不是球迷,直觉还不错,就像我猜中德国要胜阿根廷一样,英国的失利也被我不幸而言中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猫狗也瑜珈 2007-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