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0

    看大戏 - [趣事]

     

     

    开幕式上用了很多杀伤力强的孩童炸弹。唱《歌颂祖国》的那个小女孩,笑容像凝固了一样,看起来累。走在姚明傍边的那个小男孩,一点不怯场,“英雄”完全不用“巨人”的照顾,看起来可爱多了。最喜欢和朗朗在一起的那个小女孩,很爱娇地坐在钢琴前,显然插不上手去,于是开始挖鼻孔,赞,这才叫天真烂漫。最关键的是,她这轻松的一挖让我们想起来,这盛大的仪式不过是场人造物,演给你看我看大家看的一台大戏。

    都说导播不好,很多镜头无端端地对着不该对着的地方,这个“该对着的地方”是我们经过无数年央视的调教烂熟于心的:美好的角度,饱满的颜色,宏大的全景,完满的特写,精精神神的领导人。我们都知道那该是什么样子,为啥导播他不知道?难怪“大脚印”干脆用了电脑特技提前做好——怕人民群众失望啊。

    人类有一种原始的欲望,社会心理学家说:被人接受、有一定归属并与人共同生活在一个世界里,这是极大的心理驱动力。虽然有时我们受到社会的压制而被迫屈从,然而在多数时候,我们被自身的社会性所驱动,纵身跳进社会的陷阱。彼得·伯格指出: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我们都在假装,“愚昧者假装博学,欺骗者假装诚实,怀疑者假装相信——如果没有假装的博学,任何大学都不能够生存;如果没有假装的诚实,任何企业都不能够成功;如果没有假装的信仰,任何教会都不能够维持。”角色扮演是制度的必由之路。当我们假装是社会所期望的某种人——爱国青年、愤青、自由右派、业内才俊、亚文化英雄——扮演得久了,我们就是我们所扮演的,不仅欺人,而且自欺。当某个集体进行群体性自欺欺人活动的时候,尤其容不得穿帮泄底,因为某一个小缝隙,就足以使大家意识到看似牢不可破的花岗岩建筑,原来是纸糊的假布景。

    总在想,那个摄影机镜头拉将开来的时候,我们这些躲在电脑屏幕后的人,原来也是“戏中人”。不合时宜地想起戏台上常见的几副对联:

             世事本浮沉,看他傀儡登场,也无非屠狗封侯,烂羊作尉;山河供鼓吹,任尔风云变化,总不过草头富贵,花面逢迎。 

            或为君子小人,或为才子佳人,登场便见;有时欢天喜地,有时惊天动地,转眼成空。 

    天下事无非是戏,世间人何必认真

      

    彼得·伯格:《与社会学同游》。

    http://www.douban.com/review/1466991/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也不喜欢那个场《歌唱祖国》的小女孩,当时想法是:这么小就很假了,长大怎么办!
    相反,朗朗身边那个太可爱了,还有一段她捣乱地乱弹,你们看到没有?
    姚明牵那小英雄,真把我萌到了,一个那么高,一个那么小,简直是《名侦探柯南》小兰和柯南那种身材比例的真人版
  • 我还看到小女孩不知道是打瞌睡了还是在发呆,结果朗朗一发力,她被吓得一哆嗦
  • 就是喜欢她挖鼻孔~~~太可爱了~~~赞~~~~
  • 话虽这么说,但看到不停抠鼻子的小女孩我还是觉得很囧……
  • 在看过多个版本的开幕式后,还是想说一句,老谋子导得很不错。
  • 那么多烟花,比较喜欢大脚印
  • 大脚印还是放了的,我们这边才看几个大脚印过去,在北京住12楼的老弟就发来短信,说刚看到两个大脚印呵呵,这个很可爱
  • 那个朗朗旁边的小姑娘根本就是多余,歌唱祖国那个女孩子那么可爱。
    这是奥运会开幕式,不是你们家孩子在家里唱儿歌!
  • 那个就是假唱.不过这么重要的时刻隔谁都会设计假唱的.让小女孩事先录好......确实放了烟花...一个点一个脚印.......李木子小朋友很萌.
  • 据说《歌唱祖国》是假唱,我觉得有可能。据说那些和谐镜头是CCTV自己切进去的,看起来象。至于大脚印,我最想知道的是到底有没有有放烟花。

    小女孩挖鼻孔我也看到了,狂笑。这可能是唯一不是排练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