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04

    心态

     

    MOM SAID:是什么人遇上什么事儿。后来知道这是“性格即命运”的通俗版。就好比哈姆莱特的悲剧在于他是丹麦病人——狂郁型丧志症,李尔王的悲剧在于他是老昏君——刚愎自用加上老糊涂,奥赛罗的悲剧在于“心里没底”,麦克白的悲剧在于“不是枭雄硬充枭雄”。当然,不全是如此,除了性格这个内因,外因也很重要哦,比如约伯的倒霉就没法子装进王国维的套路里加以分析。

    身边真有些人一贯不走运,BAD LUCK如影随形,奇哉也怪。当然也有好多人旺运连连,如有神助,不由得让人不眼红。今日上午,拿到了上海市人事局批下来的申报户口证明信,不过三四个工作日嘛,何以这般快。我惶惑,要么就是上海市官僚机构的效率空前提速了,要么就是,MY GOD,难道我也是幸运儿?

    吓着了。依照我的幸福公式: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塞翁失了马固然“焉知非福”,假如塞翁捡了匹马,没准也“焉知非祸”。

    下午汗流浃背地赶到杨浦区公安局,和一个壮硕的户籍警察隔着片玻璃脸对脸坐下。他把我的那几张纸片看了再看,挑出毛病说:“某某里3号楼4601室,和某某里3-4-601,不是一回事儿呀”。——我放心了,我说没那么顺么。经我一番城市比较门牌号学的解释,他同意了我的说法,开始动笔给我填一种发票式的“准迁证明”。填完了,他左看右看,突然发问:“你们学校给你多少钱一个月?”在国外这也算个人隐私吧,不过我老实地回答:“不多,一个月五千吧”。他兴奋起来,朝旁边的警察同志们介绍:“看看,女博士后,一个月五千工钱,不如我儿子呢。”马上有中年妇女附和:“就是就是,我女儿也不要再读了,本科就够了,越读越没钱赚。”立时三刻,在他们的眼目中,我好像变成了值得同情的弱势群体之一员。

    说起来警察对我不错,详细解释我下一步该办什么,甚至动笔给我写了一二三。我自然是千恩万谢,最后那个女警察说:“我看你倒是蛮灵的,上午也是个女博士,出去又回来,出去又回来,告诉她好多次都记不住。”原来如此,我说我怎么觉得自己掉进了警察叔叔阿姨的温暖怀抱,在他们心目中,我不仅挣钱不多,而且能力不够、智商不高。

    好了,我以为我是幸运儿,人家看我可是傻瓜加倒霉蛋。我本来忐忑的心态,就此平和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