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5

    格鲁吉亚诗人马雅可夫斯基 - [趣事]

     

            

            小时候,北方的冬天没有什么水果,供销社里卖水果罐头,有糖水黄桃、糖水菠萝、糖水苹果,如果运气好,有糖水荔枝。所有的罐头我都喜爱,除了一样:菠萝。原因很简单,在妈妈的书橱里有本诗集,其中的一首这样白纸黑字地写着:

             你们吃吃凤梨

    你们嚼嚼松鸡

    你们的末日到了

    资产阶级!

    “凤梨”后面还有个画小圈的注释,说“也就是菠萝”。

    五六岁的小孩子么,完全被唬住了,吃吃菠萝不仅把自己变成了罪大恶极的资产阶级,而且马上就要死的,那谁还敢吃啊?所以,每次吃糖水菠萝罐头的时候,都有那么一种很惶惑很恐惧又很豁出去的复杂心情。

    后来知道,这是马雅可夫斯基的诗作,传说1917年水兵们“攻打”冬宫的时候正是以此诗为战歌。这一年诗人虽然只有24岁,也算是半生从事革命工作了——从他12岁开始。我不喜欢后来“体制内”的马雅可夫斯基,我以为他“为革命放声歌唱”还是在“未来派”时候最为真诚。那时候他多锐利啊,敢于放出狂言,“要把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等人从现代轮船上丢下水去”;19岁时给诗集取名“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还有他22岁时的《穿裤子的云》,“打倒你们的爱情”、“打倒你们的艺术”、“打倒你们的制度”、“打倒你们的宗教”,惊雷一样炸响在布尔乔亚们的天空。

    这么多年以来,关于他的饮弹自杀最具争议。是谋杀?是抑郁症?是失手?是失恋?我愿意相信是爱情,对两个有夫之妇的无望爱情,起初的莉丽娅、爱了15年的莉丽娅,后来的替代物波伦斯卡雅,一样不肯与之结婚的波伦斯卡雅。回头再读《穿裤子的云》忽然就有所会心,有时候被称为革命的反叛情绪下面,埋着一个爱的请求,“假如你们愿意”……

            假如你们愿意——

        我可以变成由于肉欲而发狂的人,

        变换着自己的情调,像天空时晴时阴 

            假如你们愿意——

        我可以变成无可指摘的温情的人,

        不是男人,而是穿裤子的云! 

        我不信,会有一个花草芳菲的尼斯,我又要来歌颂,

        像医院似的让人睡坏的男人,

        像格言似的被人用滥的女人。 

     

          PS:近日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冲突,忽然想起马雅可夫斯基他是格鲁吉亚诗人。

     

       

    分享到:

    评论

  • 晃眼一看,我以为是越狱的男主角。。。
  • 请问一下博主:八重樱下这篇文当初收在哪本书里的?好像记得是叫。。。白桦林。。。
    当初忘记了,现在很努力地找但是没找到,希望博主能告知一下。
    谢谢您!
    回复rernse说:
    书?不知道啊,没人给过我稿费。
    应该是先发在《八小时以外》,然后《读者》等杂志转载的。
    2008-08-15 21:08:40
  • 斯大林也是格鲁吉亚人。这个地方还真出人才。

    马雅可夫斯基的诗集都是老书了,很革命,我以前那本儿没有《穿裤子的云》一诗。

    吃菠萝的心情一节太幽默了,让人想起土豆烧牛肉是吃不得的……哈哈
    回复沧海客说:
    格鲁吉亚的人才溜溜地好。看眼神就知道啦。
    2008-08-15 12:43:57
  • 所以老师很重要。
    回复maling说:
    可以盗用我的名字的?惊奇。
    2008-08-15 10:46:03
  • god,老雅。我中学还想读他的诗集,结果被逼着去学数学。
    不及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