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7

    绝代艳后的发型 - [画事]

     

    感谢孟晖那本《潘金莲的发型》,当我知道西门庆的如花美眷们都顶着那么个窝头状的玩意儿,顿时感到美人是有时代保质期的。过了期的美人,穿着打扮OUT的美人,比如脸上贴着“花黄”“翠钿”的,除非进奥运场馆,不然还不把路人惊着。

    与孟晖一样,我也曾误以为“古代的女性都是把一头长长的青丝盘来绕去,做出许多形状奇妙惊人的发髻来,什么灵蛇髻、坠马髻、惊鹄髻,犹如乌云出岫,其势巍巍……”现在知道,中国古代的发型师手艺没那么好的,都是文人墨客瞎写乱画。——这就不如法国旧时的发型师有手艺和想象力了。

    那年看电影《绝代艳后》,安托瓦内特的头发上忽而竖起个鸡毛掸子、忽而装饰着一条迷你战舰,我还以为是导演与美术设计夸张了。近来补习文化史,原来,还是自己孤陋寡闻了。话说18世纪法国有一款发型叫“美丽母鸡”,缘于一艘叫这个名字的舰艇打败了英国兵船,于是发型师把头发弄得跟大海似的,并在头发当中摆放“美丽母鸡”的缩微模型。电影里王后头上那艘晃晃悠悠的船,估计就是这个“母鸡”了。另一款发型叫“猛烈的情感”,是最受欢迎的宫廷发型,“头发里面系了好多装饰品——代表花园的树枝,鸟儿,蝴蝶,硬纸板做成的飞翔的丘比特,甚至还有蔬菜。”这发型极其巍峨,“梳了这种发型的女人穿过门口的时候必须跪下才行。”特别令我佩服的还有一款,头发上装饰了由缩微人像组成的历史场景——历史系女老师们,应该这样梳头。

    发型是时代的趣味,是制度与文化的反映。路易十六时代这么豪奢的发型是与当时的公共空间有关系的。法国与英国都有Sumptuary Laws,禁奢法,也就是仪服律例,相应的文书规定每个阶层都有一套得体的服装,严禁僭越。所以,如果在两百年前的巴黎或伦敦的街头行走,很容易就能凭借人们的外表较为准确地判断他们的身份。仆人和工人很容易区分,每个行业所采用的服装各不相同,而且从工人身上的彩带或徽章还看得出他在行业中的地位。律师、会计、商人等中产阶级也自有“得体”的服饰、假发和彩带。贵族和富裕的布尔乔亚阶层最为醒目夸张,他们无论男女,脸上红红白白地涂脂抹粉,戴着巨大而精巧的假发。18世纪50年代,你甚至能在街上区分他们所属的党派——辉格党人在右脸涂颜色,托利党人则在左脸涂颜色。身体仅仅是个托架,为了突出装饰物所表征的身份。甚至那些袒胸露乳的服装中露出来的肌肤,在我们看来无疑是为了突出性感,而在当时,只是用来充当放置珠宝的背景。如此看来,200年前的贫家女儿,即便有一个手艺比当今沙宣还好的发型师男朋友,也是不敢梳个“美丽母鸡”出门的吧,除非她当艺人。

           绕一圈回来,中国的发型即便较为简单,其实等级身份一样在里面。以鬏髻来说,家境一般的妇女只能戴用头发编的,有钱人家的可以戴银丝的,只有官宦人家的贵妇才能戴比鬏髻高一等的“冠”。手艺与想象力是要受到社会等级秩序辖制的,不然怎么叫三千烦恼丝呢。

       

        (好像是几个动物尾巴。估计艳后头上顶着这样的劳什子,也是受罪,颈椎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如果不是前几天我刚从法国回来,可能我对艳后没什么感觉,现在我去看了她所住的宫殿,才会产生对她的同情。她实在是个单纯而有性格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很美丽,而招致所有人的嫉妒,就是这样,她被断头了,和她美丽的发型一起---------
  • “美人是有时代保质期的.”

    实在不敢苟同。
  • 现代人所谓的发型和古代相比,那是相形见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