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7

    文化研究不够左 - [书事]

      

    前天偶然找到美国共产党的网站(http://www.cpusa.org/),感慨地发现大标语写着“为和平、平等、民主和社会主义而战”,那党徽一半是镰刀、一半是齿轮,看着真眼熟。

    CPUSA的党部在纽约的一幢八层大楼里,据说主要是老人和孩子,合法而无害,对国内政治生活的影响微不足道。想美共191991成立,最红火的时候有十万党员,如今的数字则是个谜,从150015000都有可能——名副其实的一点“星星之火”。不过,美共在一般美国人的心目中还是太左了。罗蒂说:“那些僵化的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那些坚信资本主义必然被推翻的人才是左派人士,其他任何人都不过是软弱无能的自由主义者和自欺欺人的资产阶级改良者。”显然,美共是他眼中的“僵化的马克思主义者”,而那些自由主义改良者才是真正的左派。在美国,左派是反共的。

    当前的美国新左派也叫文化左派,多半都呆在大学里的文学系搞着文化研究呢,“差异政治学”、“身份政治学”、“认同政治学”,等等。罗蒂嘲笑说:他们似乎认为,“你的理论越抽象,就越能颠覆现有的秩序。你的概念工具越有气势、越新奇,你的批判就越激进。”许多有前途的年轻文学教师嘲讽一切,无所祈望;阐释一切,无所崇敬。他们把文学研究变成了“又一门沉闷的社会科学”,把文学系变成了封闭的学术死水。特别是文学系变成文化研究系后,文化研究系的本意是从事一些迫切需要的政治研究,但最终可能只教会了学生如何用行话发泄不满情绪。

    罗蒂说的有些道理,不是么?

     

    罗蒂:《筑就我们的国家》。三联书店2006年。

    http://www.douban.com/review/1471311/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屏蔽字好多
  • 最终可能只教会了学生如何用行话发泄不满情绪

    这句话真是……我记住了……
  • 忽然想起台湾的共产党。胡思乱想。
    “你的理论越抽象,就越能颠覆现有的秩序。你的概念工具越有气势、越新奇,你的批判就越激进。”觉得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因为自己的学识很浅所以博主的文章没有完全读懂,但就我所在的高中环境而言,身边就有同学经常提出一些反叛的观点以博得关注,我觉得这是因为社会竞争激烈,而一些人对于自己缺乏自信就利用抽象的,令人无法理解的理论来获得机遇与关注。其实我很想说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因素,但想想又并不能够确定社会究竟出现了什么错误,觉得随着社会竞争的激烈这是一种必然。
    若是说文化左,就想起柏杨先生所提出的将汉字拼音化的说法,困扰了我一阵子,所以想来问问博主的想法。柏杨先生说,若不将汉字拼音化那么复杂的方块字对于外国人来说是学习中文的一个困难,这样就会影响汉语言的影响力。我觉得这种说法很有道理,但我又觉得,若将汉字拼音化,中国的书法艺术等很多古老传统就很难继续。
    读的书远远没有博主多,所以想法幼稚,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