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31

    开学仪式 - [趣事]

     

      

    夏日曾经很盛大,一转眼它清瘦下来,秋风起了,暑假没了,好日子到头了。

         对于一个工资不高的大学教师来说,这份职业最具吸引力的地方当是暑寒假。丹尼尔·贝尔1958年为了当大学老师而离开《财富》杂志的时候,指出这里面有四个正当的理由:“六月、七月、八月和九月”,好长的暑假!我没那么幸运,我只有两个正当理由:七月和八月。

    话说暑假的最后一个红日子,我是要进行一些私人仪式的。其实也没什么,无非是全面整理书橱、衣柜和电脑文档,把闲书收好把正经书排出来,把休闲装收好把正装挂出来,把闲稿收好把教学PPT拖到桌面上来。学生们有厌学情绪,老师何尝没有厌讲情绪。我这仪式要持续数小时之久,等到做完这些不太费脑子的杂事,行了,神经仿佛搭到合适的地方,心理旋钮拧到了开学那一档,消停了。

    仪式的主要作用是心理调适。大家在一起祈祷礼拜是种仪式;自己个儿“吾日三省吾身”也是种仪式;经理带着推销员们振臂高喊“我行”是种仪式;老公有了外遇的黄脸婆一哭二闹三上吊也是种仪式。那些即将步入婚姻的女人们,买婚戒,拍婚纱照,定酒席,发请柬,这些程序化仪式化行为,也无非是不断地心理提示着,近了,婚姻的天堂或围城近了。有了这样的仪式感,与传统一脉相承、与群体融洽无间、本我与自我达成妥协向超我迈进,一切都在正轨上,那个感觉叫做“笃定”。

    我这开学仪式是比较庸常的,听说某年轻老师非要擂墙大骂F—K百声,这才能接受暑假结束的现实,到底是年轻,火气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享受力 2008-08-31

    评论

  • 当着落叶纷飞
  • 最近不知为甚么很疲惫
  • 夏日我曾经很盛大,一转眼我也没清瘦下来。
    话说我没有如上仪式直接开学,也算是直奔主题了。闲书还是闲在那儿,闲衣也还在那儿,脏衣服也还是昨日妖娆的姿势躺在脏衣篮里。
  • 第一句,里尔克。我这里夏季还未开始。
  • 我这里11月夏季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