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23

    垃圾也有美丽的

     

    1988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和法国菲利帕契出版集团合作,出版了第一期中文版的《ELLE》,8元钱一本。当时我的每月生活费是60元,8元钱不算是个小数目,但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了。自此后,每期必买,是专业书籍中花红柳绿的一片亮色。为了挣出这额外的8元钱,考卷上要多写点字儿去挣那个一等奖学金,并且要保住包子铺老板娘之小公子之家庭教师的职位。唉,靓书在望,淑女当自强不息。犹记当年《ELLE》上的服装大片,赤橙黄绿青蓝紫,大垫肩、爆炸头、闪闪亮、咄咄逼人式的,我抱着书望梅止渴,衣着朴实而激情澎湃——莫非这就是很多人正在缅怀的“八十年代”?

    到了“兔子富了”的岁月,买杂志那是小意思了。现在每个月我购买的期刊如下:《读书》、《书城》、《万象》、《三联生活周刊》、《ELLE》、《VOGUE》、《BAZAAR》、《MARIE CLAIRE》《瑞丽伊人风尚》、《炫色》、《上海楼市》、《看电影》,外加《周末画报》和《第一财经日报》。粗粗算下来,是230元钱左右。就我的收入而言,不算大问题。其实那些花花绿绿的杂志,还有特别的好处:对于我而言,因为时尚类杂志看得多了,眼界就高了,一般的东西看不上了,看中的又买不起了,所以就省了钱了。对于IVON而言,画片上的美女一个个美艳不可方物,相形之下生活中的MM都成了俗物,所以就断了念头、他和我就都省了心了。一箭好几雕。

    目前的问题是,每个月这些报刊太占地方了,只好随时处理。师妹答应收留我这些美丽的垃圾,我所担心的只是她的定力——能不能做到“富贵不能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