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01

    让我们来社交吧 - [书事]

     

     

    社交?那是什么鬼玩意儿?在我的观念里,狐朋狗友的聚会不算社交吧,那样的聚会中性别是模糊的、气氛是热烈的、人与人之间是太熟太熟的——唉,我不参加这样的聚会已经很多年了。至于“社交”么,听起来总有些假模假式的有闲阶级的味道,好像该有真伪绅士、AB线名媛、好的和不怎么好的香槟酒点缀着,玩的是“形式”和“半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山崎正和解释说:不在乎功利或义务的人际关系才称之为“社交”。“所谓社交,从严格意义上,是指人们共有某种感情的行为。间隔一定距离的相互有关的人们,在一定的时间、空间限制下,逐渐共有受到适度抑制的感情。在社交的场合,人们互相亲近但不亲密无间,缔结有向心力的关系但却不排除第三者。人们聚集在一起展开社交活动,虽然他们共同拥有大体一致的目标,但绝不狂热地追求实现其目标。即使是共同进餐、共同竞技、共同交流传达意思,比起实现他们的目标来,人们还是把重点放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上。所有的行动都具备了类似即兴剧那样的形态:对话像是对台词,动作像是在表演,参与者像是扮演戴着面具的角色。”

    “社交”要素如下:1.保持间距,不即不离。19世纪的舞会上,老公甚至循例不请老婆跳舞,玩的就是距离感。高尚晚宴上,你扮演风流倜傥可以,夸对方低胸装漂亮也可以,直接要求裸裎相见?那就该被叉出去了。2.一定的时间和空间。社交时间是人们既保持适度的紧张又要休憩的时间,而社交场所则是具备半公开形式的私人空间。曲终人散,过眼云烟,离了柜台不退不换。3. 礼仪规范的即兴剧。主人、宾客、刘姥姥样插科打诨的人物,各有角色需要扮演,每人皆需逢场作戏。强烈的感情一定要加以抑制,急性子也要好好克服——这样安慰自己吧:主菜已经结束,甜点还会远吗。

    题外话,日本学者的著作,总让我想起那种盯着他人的鼻子说话的方式,一字一句地,谦虚而执拗地,费劲巴拉地。《社交的人》是时下通行的“沙拉”著作,哲学的胡萝卜碎、文学的土豆块、史学的火腿丁,浇了社会学的蛋黄酱。一个大碗里,西美尔的社交理论、赫伊津哈的游戏理论、科林伍德的艺术理论、莫斯的夸富宴理论、格尔兹的剧场国家理论、甚至贝克的风险社会理论和吉登斯的第三条道路理论,应有尽有。所以说到底,作为一道学术沙拉,还是那独家酱汁——统领全篇的逻辑观点——最为重要。

    山崎君的酱汁是这样的:Society具有“社会”和“社交”双重含义。从历史的角度看,“社交”更加古老,而“社会”却是17世纪之后的发明。“社交”是以身体为中心的,而“社会”区别于人们肉眼所见的人世间和共同体,是一个广袤而空泛的、互不相识的、由无法证明个人身份和居住场所的人际关系构成的概念。当世界去除了非功利的社交的一面,发展出来的工业社会便成为一个冷漠的功利的等级组织。这个等级组织由权力、法律和契约来加以维系,缺乏诚信并充满敌意。山崎君建议从社会重新转向社交,构筑新的松散的、温馨的、文质彬彬的人际交往文化。

    好吧好吧,让我们吃茶去。好吧好吧,让我们都去盖尔芒特府邸,好吧好吧,让我们去欣赏梅剧。让我们来社交吧。暗自嘀咕:目前的社交,似乎也已经被功利性所侵蚀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嗯,这个“朋”,是穷的富的?科级还是处级?

    冬夜,突然怀念起很熟很熟的那群朋友来。

     

    《广州信息报》已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工程 2006-12-01

    评论

  • 前来社交。。。甜点在哪?
    回复玛特说:
    来晚了,甜点上完了,呵呵……
    2008-12-03 18:42:45
  • 其实我就是找个由头小小“社交”下
    -。-
  • 发现你推到博客的书
    封面的风格也是简淡的多
    回复夏目说:
    可能是凑巧吧。我倒是不太重视书的“外在”……
    2008-12-02 22:21:19
  • 喜欢你。
    回复JL说:
    啊啊
    2008-12-02 22:22:36
  • 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