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08

    执弟子礼 - [琐事]

     

      

    下午的财务处像天堂一样热闹,排队等候的座位早已不够,连门后都站着人,新来的推不开门,在外面谦卑地说:请您让让,让我进去吧。站在我身边赫然一个白发苍苍的A级甲等资深教授,同样谦卑地紧捏着经费本,喃喃自语说:“这是快过年了吧。”

    离过年还远,但是学期末尾,四处算总账,退了休的资深教授假如没有弟子帮忙处理这些琐事,也的确要忙上一阵子。旁边的这位老者名声在外,但是在财务处这个特殊的地方,人人平等,就像在上帝面前一样。

    忽地想起昨天看的《听杨绛谈往事》,很多细节都从别处看到过,唯有两处比较新鲜,所以印象深刻。一是钱锺书半夜起来挥舞竹竿,为自家猫咪助阵——那猫咪和别的猫咪争锋吃醋,男主人爱猫心切,不能不施以援手。二是385页卧病的钱老的照片,面容清癯,插着鼻饲,神情茫然,看了令人痛心。逝世前,钱老在北京301医院住院一千六百个日夜,除了专门的护工看护,好像就是杨绛自己(中间他们的女儿钱媛辞世),所以在护工偶尔请假的时候须得八十几岁的老太太自己顶上来——第二天早上医院先要抢救体力不支的杨绛。可怜啊。书里是只字未提,我想问的是:弟子们哪里去了呢?

    一般规律是,名师的“高徒”往往远走异乡,占山为王,侍奉汤药这类的事情根本指望不上。而名师的“低徒”,假设能留在左近照料导师,想来也是好的。偏偏目前这个体制,水平差一点的门生哪里可以留校?留校的水平好的门生,又忙于从B级乙等晋升到B级甲等这类大事,恩师的生活起居也就看得淡了。著名教授如此,一般的教授更是人走茶凉、无依无靠。老住宅区那边,经常有老年教授夫妻互相搀扶踽踽而行,不知道的羡慕他们白头偕老,知道的要感慨,老知识分子多半是空巢家庭,子女孙辈都在海外,弟子们,嗯,不提了……总之,老无所依,到头来他们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经常是到了那最后时刻,家人想起老先生是有“单位”的啊,为祖国的教育事业耕耘了四五十年呢。于是,“单位”得到通知,发个A4纸大的黑边讣告,工会办公室预定一辆大巴去火葬场遗体告别,花圈挽联上的词儿都是现成的,无非“桃李不言”、“山高水长”云云,容易。

    现在的风尚,年轻的学子们常常折了千纸鹤挂满校园,寄托哀思。每每见到这样的场景,我总是很俗不可耐地心里嘀咕:人还在的时候,折个小五角星送去能让老先生多高兴啊。

    扩音器在叫1209号,那是我。我把号码交给旁边的老者:“您先来,我也算是您的学生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跳还是不跳 2007-12-08
    钱串子倒拎 2005-12-08

    评论

  • 恩,同感!
  • 楼主真厚道……
    另,楼下下有个校友,我要不可免俗地说一下该高校不是所有的院系都这样的——当然了,这是句废话。。
  • 厚道
  • 很温暖
  • 我是上海土木工程比较出名的那个大学的毕业生。我们专业教授低调的passat稍微显摆点的就a6了,无心教学专著于将原理运用到实践中,擅长使用大学的资源为自己的公司牟利。手下的博士硕士都被榨干。博士都拖满5年才给毕业。“工资卡真的好几年没去看了”这可是他们的原话。。。。
  • 現代生活,就是要把人打散成單個的個體,讓你孤零零地去面對冷冰冰的“市場”和“制度”。這樣的大環境裏,博主的善行就更可貴了。景仰中。
  • 看到有的老师拿着经费本去报账,签字盖章的手忙脚乱.还好我们都是每年一个同门去办这些事,到了年末,我也该传给小师弟了/哈哈
  • 谈得上师徒吗。
    大学快上完了,课教得过得去的,只有两个老师。
    这两个老师,我也只记得他们的名字和相貌。而他们一定不认识我。
    何来,师徒之说。
    如果他们并没有教我什么我所不能忘的东西。
    不是说不该敬老,只是不是出于师徒的名义。
  • a fair lady with beautiful mind.
  • 子欲养而亲不待, 孝顺是一样的道理,老人在时常回去看看, 哪怕帮忙倒杯茶,捶个背,也好过不在时的花山人海香烛供奉。
  • 感动中 很好的一课 谢谢
  • 博主的作为实在是令人感动,但是,在我们学校,师生之礼,丧失久矣。
    如今导师和学生之间,只算计交易是否平等,从来不谈感情,也从无感情,以至于临近毕业,学生谈起导师,无不忿恨,而导师,却叫不上学生的名字。
  • 很无奈。读一读民国时文人和师长的记述,常常能看到那种故旧年代传统道德礼数下的一点谦和温暖。未必全真,但有善意在。自从文革中学生卖师、批师甚至打师杀师都成了合理化的革命行为,这种礼数就灰飞烟灭了。加之如今利益当道,真有学生那般敬奉师长,只怕也要被同学讥讽为谄媚,人人只好不如相忘与江湖。

    礼是一种很微妙的文化。弟子礼不该是对权威的彻底服拜,正如孝不是任由爹妈打死也无论。敬与受敬都需建立在谦和纯良的人性基础上,而无法强求。
  • 知识分子都很无聊啊……
  • 于是我不得不又再次想起我一向的观点:孩子终究不是自己的。那么要孩子来干嘛呢?仅仅是享受一把屎一把尿的苦中作乐?
  • 真好。
  • 感人~
  • 有让座的,还有让号的,

    抹泪,感人哪
  • 这个要向您学习了,心里得记挂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