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13

    杂碎 - [画事]

      

    两个女子面对面坐着。一个穿绿,一个着紫,看起来是开司米毛衣,在Vogue的时尚图录里,那是当年流行的款式。两个人还都戴着一模一样的钟形帽子,想来也是摩登的。背对着我们的这一个,看得出来梳着沙宣短发,脖子上垂着条黄蓝两色的围巾,那一点蓝色呼应着帽子的颜色,应该是认真搭配过。面对着我们的那一个,是画面的中心,众人目光的焦点所在,她面容姣好,眉毛细细弯弯,嘴唇红润欲滴,眼圈描得很重,面颊上略有潮红。她戴着球形的蓝色耳坠,不可能是宝石的,倒像是赛璐璐的。还有一件土黄色的大衣挂在她身后的墙上,大衣也许是邻座那个男人的?他有些愁眉苦脸,正听着对座的红帽女士说话,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嗯,如果放大了看,大衣的领口镶着皮毛边,疑似貂皮的,所以还应该是属于女主角的。

    两个女子正在聊着什么,女主角露出一副倾听的神情。是在商议点菜还是已经点过了、正在等菜上来呢?这餐馆看起来很简陋,没有桌布、也没有窗帘,大理石台面上放着一个绿碗,那该是烟灰缸?再就是一个方形的紫砂陶壶……

    什么?有没有搞错?紫砂陶壶?

    是啦。中国的紫砂陶壶!再看看,每个座位旁边有盏小灯,那灯罩是翠绿色的。窗外的红底大店招上辨认得出四个字母:S-U-E-Y。是啊是啊,这是家中国餐馆嘛。画家Edward Hopper卖了个乖,这幅画叫作“Chop Suey”,译成什么好?目前确切的翻译是:“杂碎”。

    杂碎这东西说来杂碎,据说先是由广东移民带到美国,在修建大铁路的民工中流行,更有传奇说法,说是李鸿章访美时他的厨子推介的。总之,杂碎在20世纪初期于中餐馆里广泛供应,深得美国人的喜爱,但是中国人自己是不屑于吃的——忒不中国了。这东西做起来简单,有鸡肉牛肉猪肉或鱼肉,加各式蔬菜,搭配米饭或炸面条,上面再浇上酱汁,类似于盖浇饭的品相。符合“多快好省”原则,算是快餐的一种吧。

    这就奇怪了,两个衣着时髦的女子,在简陋的中餐馆里等着吃杂碎?

    所以我跟你说过啊,看画也要调查一下时代背景。此画画于1929年,具体月份不知道。我疑心华尔街崩盘发生在1029日,看画中人的穿着,也像是冬季装束。是不是画家想告诉人们:大萧条来了,时髦女士们要勤俭节约,那就吃吃杂碎好了。

    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1882-1967)是美国最重要的写实画家之一,被称为“沉默的目击者”。小说家John Updike评价他笔下的世界calmsilentstoicluminousclassic,几个词拿捏得精彩。他也画自然风景,但是从影响上看,还是那些以城市为题材的作品更受人们喜爱。公寓亮着灯光的窗子、冷冰冰的办公室、电影院一角、深夜里灯光通明得怪异的咖啡馆,精致而寂寞,熟悉又陌生。美术史上有“霍珀式的风格”(Hoppersque)一词,专门用于形容荒凉或心理紧张得让人难以忍受的美国情景。熟悉他的作品的人知道,在霍珀的作品里,《杂碎》这样的温馨场景并不多见,画中的阳光很温暖,两个形象之间也有交流,所以看上去很布尔乔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去年波士顿的霍珀画展,还选了此画大作广告。恐怕,是要知道了“杂碎”和“1929”,才会在温情的表象下面体会霍珀式的虚无吧。

     

    PS:今年全年的《万象》,都以霍珀的画作为封面。好像编辑部该发篇文章解说一下才好。

    其他画作在此: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13140332/

     

    下面补充关于这幅画的网友考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b0d9f50100ccjh.html.

    作画时间应该在1928年底至1929年4月之前,是冬季而非秋季。当时霍珀正有一次规模很大的画展,所以这幅画如此明艳。此外,还应该解释一个细节,“杂碎”同样也是中餐馆店名,遍及东西海岸华人聚居比较多的地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生死有命 2006-12-13

    评论

  • 重重4月就写过了:

    要說與圖中相似的情景氣氛,Aki Kaurismäki曾經制造過,主人公放工后去酒吧喝一杯,一個人坐在窗邊,窗外是空無一人的街道,桌上放了瓶啤酒,藍綠色(單色)桌布。這種熟悉氣氛,不僅只出現在Lights in the Dusk(2006)。這么一描述,倒更像是Automat了。果真4月處處恍神。今年《萬象》封面似乎Hopper畫主打,為此也助長了購買沖動。
  • 没有提前打招呼,转了这篇文章到我博客上,后面有朋友回复说:


    I happened to know the paiting.

    "Chop Suey" is but a restaurant's name (or probably a CAFE's name). It can't be interpreted to be "所以我跟你说过啊,看画也要调查一下时代背景。此画画于1929年,具体月份不知道。我疑心华尔街崩盘发生在10月29日,看画中人的穿着,也像是冬季装束。是不是画家想告诉人们:大萧条来了,时髦女士们要勤俭节约,那就吃吃杂碎好了。" The painting was completed in January of 1929, nothing to do with the Great Depression.

    In the States, restaurants are pretty often named after chinese dishs. Sometimes, the dish in name is NOT available in restaurants otherwise.

    "the picture is meant as a joke by the notoriously misogynistic artist, for whom the term implied a culinary mishmash. As we see no food in front of the women in the picture, "chop suey" is more likely what they're talking rather than eating at the moment --that is, trivial effusions. (Walter Wells, Silent Theater: The Art of Edward Hopper, London/New York: Phaidon, 2007 )
    回复阿怒说:
    好久没上来,今天才看见。
    我知道“杂碎”也是这家餐馆的名字,文字中我不是提到窗外那个大店召?这样的名为“杂碎”的中餐馆从旧金山到纽约,凡是有唐人街的地方都有,特别是在上世纪初。在中餐馆的各种档次中,普遍算是中等偏下的。
    至于这幅画的完成时间,不知道那个朋友查的什么资料。我查了几种,只是说1929。愿闻其详。
    无论如何,谢谢。
    2009-01-10 17:59:29
  • 我疑心华尔街崩盘发生在10月29日,看画中人的穿着,也像是冬季装束。
  • 我觉得黄色外套是那个女人的 一来黄色和浅绿很搭 二来衣服离这个女的比较近 三来这个女人明显是脱了外套才就坐的 冬天么 呵呵

    较个小真 别介意
  • de Botton君的《旅行的艺术》里头对霍珀的荒凉旅行感(或曰城市旅人感=。=)十足的作品大谈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