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07

    传道授业不解惑

     

    大学时代上“民间语文”课,只听得老师满嘴都是黄段子或浅黄段子,记得住的也是琅琅上口或者出奇制胜的。例如:“人生有三美,一斤老白干不兑水,半斤猪头肉过过嘴,文盲老婆捶捶腿”,还有大标语“大干快上三十天,掀起计划生育新高潮”……之类。正经的对对子、写春联,都没学会。作为后果之一,是至今也不知道“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的横批是什么,惭愧。

    这样的对联其实很适合我们家——满门忠烈:满门忠心耿耿的、死而后已的、教书匠。小时候常被父母带到课堂上,坐在最后一排,旁听。爸爸的教书风格很雅致,娟秀的字体,复杂的公式,一行行写下来,写到某些关节,回首看看学生的表情,不懂了?旁边加点公式,算是阐释。懂了?再向下写。一面黑板写满了,哗啦啦,推上去,再拉下来一块,接着写。写完了,讲上五分钟。再往后,黑板上写出题目来,学生埋头皱眉忙于解答之际,他悠闲地走过来,拍拍我的脑勺。——这样的课,少言寡语的,居然也是“讲”课。印象深刻。至于妈妈,恰好相反,板书是龙飞凤舞,笔力遒劲,说话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上了讲台就像充上了电,一堂课要是不让学生大笑三回,那就是她得了重病了。作为学院的MBA创收金字招牌,那个感染力还真不是虚的。据说要不是属于黑五类,她早就成了文革的“三种人”了,这个我信。

    其实,我更喜欢爸爸的授课风格——不会得咽炎。但可惜的是,学科性质决定了我要向妈妈看齐。在这里的第一堂课,面向大四学生的,课程名字中还带了“政治”二字的,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还好,两台电脑,麦克风,投影仪,大教室,硬件决定成败。学生们笑也笑了,笔记也记了,眼睛也亮了,一个打瞌睡的后来也醒了,让我感觉不错。最后,有五六个下课不走请教问题的——这个么,我发现了,我只喜欢传道授业,不喜欢解惑。骨子里我是把自己当教书匠的,不是学高身正诲人不倦的那种TYPE。家里有好这个的,IVON一直的梦想就是上讲台,过把好为人师的瘾,至今眼瞅着没有实现的希望。

    跟人开玩笑的命运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电脑 2007-09-07

    评论

  • 真希望有你这样的老师阿

    你是公共事务学院的吗 教啥的我也好考去@_@
  • 恭喜你,出师大捷!

    其实不用说也知道,你只要雕虫小技,绝对就把他们蒙得一愣愣的!
  • 龙一春是我的大学朋友,毕业后没联系了,她是北广的,如果你认识她,请给我她的联系方式.谢谢!
  • 我记得这“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好像是门心对儿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它就是没横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