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0

    邂逅美宝 - [心事]

     

     

    我在小区外的路上遇到它和它的主人。它的主人是五十几岁的一个老头,穿得寒酸,推着同样破旧的自行车,肩向上拱,头向下低,在前面匆匆赶路。而它,是不那么纯种的小博美,不到两个巴掌大,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狗棉袄,喜滋滋地在主人身后跑着。它其实跑得有些勉强,飞奔四五米,歇一下,我注意到它的右前腿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估计是受过伤吧。

    我对它很感兴趣,唉,我对一切毛茸茸会喘气儿的小东西都感兴趣。所以我和它并排走,向它挥舞着我的红手套,恭维它漂亮。据说狗有一种直觉,二百米外就知道你是否友好。它当然知道我是友好的,所以一眼一眼地瞟着我,又想扮矜持又想讨好的样子,大概是只小母狗吧。

    并肩走了也有三十米,它终于停了下来,摇着它的小尾巴,抬起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与我四目相对。狗绝对是有表情的,它们的眼睛会说话。它的眼神里,没有怀疑,没有哀怨,没有要求,就是那么无比信赖地眼巴巴地盯着你,一个生命信赖另一个生命——在它的瞳仁里沉着的我的身影,简直要被这种纯净给淹没掉了。

    这凝神对望的一瞬很快结束,主人在前面唤它,好像是“美宝”或“米宝”。它抛下我,向前快跑几步,然后又停下来回身看我是否跟上来。而就在我们目光缠绵的时候,突然左前方一些声音,然后一只好大的黑白哈士奇跃过树篱冲了过来,那阵势连我都有些惊慌。大狗的目标是美宝,也许只是伸过鼻子来嗅嗅,可是美宝吓坏了,向旁边的马路扭身疾奔——简直像电影一样,不早不晚,马路上有一辆快速开过来的摩托车……

    我觉得我的眼睛和我的大脑脱节了。我好像看见美宝陷入两个轮子当中被拖了一段,可是我又看见美宝翻了个身站了起来。摩托车急停。大狗的主人赶过来呵斥。美宝的主人赶过来一把抄起它抱在怀里。我傻在那里,疑惑自己是不是刚刚惨叫了一声“啊”。

    好像没事,谢天谢地。美宝的主人把它放到地上,说“走”,它就安然无恙地跑了起来,照例跑几米,歇一歇。哈士奇正被自己的主人教训,像人一样缩着头、供着肩,用眼角余光看着美宝跑过。太阳高照,山茶含苞,好像没事。

    但我还是忍不住赶上去对美宝的主人说,刚才你在前面,也许没有看见,小狗狗被那摩托车撞到了。

    他支起自行车,再次蹲下来抱起美宝,全身摸了一遍,很肯定地说:没事。

    你确定?——我边问边暗骂自己啰嗦。我差点要说我出钱我们去医院为小狗狗检查一下吧。

    他拍拍巴掌站起来,丢下一句:“它有很多条命呢。”

    有很多条命的美宝,于是跟了它的主人,颠颠地跑着,走了。在街角最后回头瞟了我一眼,算是告别。

     

    这是几天前的事情。几天里有好多好多的琐事和俗事。可是我发现,我还是一直为美宝担着心。在翻书的时候想起,在路上走着的时候想起,在席间敬酒的时候想起。《麦田里的守望者》中,霍尔顿总是在思索:冬天来了,中央公园里的野鸭子们哪里去了。那些顽念啊。我知道,只有再次看见活蹦乱跳的美宝,我才能真正放下心来。以后每次出门,我定然要在那条路上张望。多希望,在某一个有阳光的时刻,在那条路的转角,我和美宝,就像特俗特俗的电影场面所展现的那样,飞跑相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China 2010-12-20
    方舟 2009-12-20
    骄奢淫逸 2006-12-20

    评论

  • 真有钱……
  • you are Jesus.
  • 写得真好,只有敏感而多情的人才会发现并记录这样的小细节。
  • 写的真好
    生活中经常有这样的瞬间。。。
    其实狗主人也不是不爱她吧
    可是如果是我我会心疼的
  • 我一直以为看到这些动物会发感慨的我是个异类,经常会看到阳台上的小麻雀过来打招呼、看到那些毛茸茸的,狗狗猫咪松鼠什么的就会走不动路。。
  • so pure and so precious
  • 也有过这样的默契与感动
    微微而真实
    一个生命对另个生命的信赖与支持

    想想有一瞬间
    会觉得面对一个具有这样纯净天真忠实品质的伴侣
    才是所谓缘份
  • 人狗版《一件小事》
  • 好美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