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12

    TATOO

     

    苏童有小说《刺青年代》,忘了是说什么的。TATOO本来离我很远,直到看了《越狱》里MICHAEL的那一身,原来它也可以很正义、很有用、很不错。

    前些天在楼下,偶然发现多了个小小的刺青店。虽然没有细看,但是也动了一个小小念头,为什么不去搞一个小小的?

    IVON对所有这些比较离经叛道的事情皆持怂恿态度,“纹啊,为什么不?”

    可是纹什么呢?

    我很想纹一只小猫,背影,鼓着胡须翘着尾巴的,像郝猫送给我的贺年片上手绘的那种。

    今天下了班,打算去小店里咨询一下。

    奇怪的是,走了两圈,哪里还有那个小店?

    就像被这两天的连绵淫雨给冲走了,一点痕迹都没有。

    好不超现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HIV?还是我弟弟想得周到,那我也小心点吧
  • IVON真开明。我的动议早在三年前就提出了,想纹一个方形的图章,比如“某某珍藏”之类,还可以是情侣“塌秃”。结果我老公认为只要一去刺青,就会染上HIV。

    我可咋向他解释呢?
  • 再去找找,就是别纹在我们没法欣赏的部位,纹好了要让大家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