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16

    感动 - [书事]

     

    肺感染,咳嗽得山河变色。临去医院静脉输液前要抓本书带着,康德?麦金泰尔?德沃金?得了吧,我还是拿本轻轻松松的《感动美国的故事》吧。

    所以说狐狸尾巴是藏不住的,那些平时看高深玄奥大书的人,入睡读物是他的尾巴;那些在公开场合一嘴伯格曼塔可夫斯基小津安二郎的,深夜独自看的影碟是他的尾巴;那些在健康顺利的日子里不可一世的人,病中困境中的表现是他的尾巴。尽管我已经十好几年不看励志书、鸡汤书、奶酪书和《读者》,可是这一病就考验出来了,灰暗的世界不能再担负灰暗的理论,还是需要些美好温馨甜腻腻的小东西的,即便知道有些是“甜蜜的谎言”——就当它是安慰药剂好了。

    定点就医的医院已经扩建了新大楼,可是急诊室依然有难民营的影子。一个大屋子,白惨惨日光灯,下面排排坐了200来号病人,中间夹道里还站着二三十位陪同家属,护士往来穿梭,咳嗽声此起彼伏。我真有点怕交叉感染,可是看过道里一位坦然吃着康师傅红烧牛肉面,还吃得唏里呼噜十分带劲,真给我了极大鼓舞。我坐坐好,翻开这本书开始看。等到输完两瓶青霉素,我也看完了这本书。

    真不错,我给四星。

    原来的名字是Tales from the Times: Real-life Stories to Make you think, wonder, and smile, from the pages of The New York Times. 中译本翻译成《感动美国的故事:纽约时报精粹》。书里的60篇文章是从《纽约时报》专栏里精选出来的真实生活报道,比如一个送货员如何帮助一个流浪汉与家庭团聚,一只黑母鸡如何在纽约的一个家庭落户又神秘失踪,美国总统怎样解决白宫松鼠成灾的问题,85岁的休伯特和73岁的米尔德里德如何相爱并结婚,有的故事我们已经从电影中看到了,比如《机场里的生活》,汉克斯出演的那部电影叫《幸福终点站》(The Terminal)。想想看,有《纽约时报》的品牌保障,再有真实故事的平民化卖点,这样的书想不畅销都难吧。此书的广告语是:“比《读者文摘》更真实感人,比《心灵鸡汤》更耐人寻味”,“百万家庭分享的温暖,人世间永不褪色的情怀”——搁在此处居然不算夸张。

    记得上次去北京,小齐送我这本她责编的书,很骄傲地告诉我说,清华的李老师为学生们订了不少。刚听的时候有些不以为意,看了才懂得了。这些文章不愧出自《纽约时报》的记者和专栏作家之手,严丝合缝地遵守着新闻专业主义但又不露声色,角度是平的,叙述者绝不多嘴多舌,很多故事是有后续报导的,以使结局相对完整。写故事很容易,写好故事很难。纽约时报的烹饪大师们功夫全在火候上,有泪有笑,含泪的微笑,不像我们的某些主流媒体,哭就哭个水漫金山,更坏的是,假得让人爆笑不止。

            在美国,这样的故事书是适合“床上时间”的,小齐她们配的画很切题:Bedtime Story。画家是Anton Ebert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心力交瘁 2008-01-16
    凤尾 2007-01-16

    评论

  • 祝马老师早日康复。提前给你拜个年。
  • 这本书貌似不错。。。祝痊愈!
  • 问候一下,早恢复好身体:)
  • 注意愈后保养~
  • 问候。。。还要多注意愈后保养。。
  • 書的分類倒是挺有意思。勵志書、雞湯書、奶酪書……
  • 吃中药吧, 我吃了, 感冒2周, 好了.
    去了江西革命老区, 阴阳不调, 正邪不对. 感冒了
  • 问候下博主,早日康复。其实画作不管技术水平怎么样,有人喜欢就好。我就很喜欢那幅画
  • 我也想买一本,呵呵,总是病:(
  • 貌似很冷。
  • 问候一下,take care。
    输液一次完事了么?保重。

    顺便评论下这张画,很有点咱们样板戏海报的意思哦。
    回复66说:
    输液其实输了三天了。谢谢惦记。
    这张画呢,论艺术水平确实不高,但是,在不景气的时代里看着,很“喜兴”啊,我们的上世纪80年代的年画与此有些类似。
    2009-01-16 18:04:45
  • 那里的故事能保证都是真实的吗?资本主义美国就不能来个华南虎事件?我也不知道。
    不过我倒劝你最近病了也要小心,别乱吃药注射……
    回复HL说:
    俺没乱吃药——就是因为不敢瞎吃药,才给耽误了。
    2009-01-16 18:06:01
  • 喵 好好养病呀~ 早日康复好过年 :)
  • 昨天还见你在MSN上挂着呢,咋一下就整到医院输液了呢?要注意身体哦。
  • Lovely you and the tales, take care please!
  • 问候一下,早恢复好身体:)
  • 第一句吓死人,错看成“肺结核”。

    小齐那时候只做了两本书,觉得实在不好意思把这样的书送给学者,更没指望马老师看内容,后来安慰自己“就当是爱因斯坦的前两个小板凳”。

    这样的书在美国还是比较受欢迎的,在中国嘛,有人说我给选的封面图影响了市场,还有人说主副书名弄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