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1

    园林、太湖石、白鹤、宠姬换马及其他 - [书事]

     

     

     

    这个题目不该是这样的,应该庄重起来,叫《出北门过三人行书店偶遇晓山新书携而归秉烛夜读和白乐天韵三十以记之》,或者更郑重其事地,叫《诗歌为径:略论杨晓山对中唐至北宋时期城市私家园林-玩好考察之得失》。可是,我又不是古典文学的专业人士,不过是自己有兴趣甩两句读后感,就这么大白话吧,就这样吧。

    这是“凤凰文库-海外中国研究系列”的一本,名字十分吸引:《私人领域的变形:唐宋诗歌中的园林与玩好》,作者是宇文所安的高足杨晓山博士。“私人领域”!“变形”!“园林”!我一卷在手未及翻页,已经浮想联翩,从“公共领域”、“生活空间”、“建筑空间”、“知识分子批判”、“审美”、“自然想像”、“身体”、“观看与展示”、“社交”、“景观”一溜小跑地联想开来,自己把自己给激动了。所以,必定是“期待视野”作怪,读完了怅怅地有些不满,觉得这就像打开一个花里胡哨的西饼盒子,却发现里面装着个老老实实的馒头。

    虽然是有《导论》有《尾声》,中间夹了五章,很像一部气韵贯通的专著,但是译者曝料:“本书是论文的结集”。五章也就是五篇论文,没有一篇的名字与书名相同,它们是:《其道两全:白居易诗歌中的园林与生活方式》、《空间的诗学:呈现与调和》、《物恋及其焦虑:怪石的诗传》、《言辞与实物:诗歌的交换和描写交换的诗歌》、《安居乐业的耆老:“乐”与“闲”的表达》。看上去很美很时髦吧?其实同书名一样,五章的主标题完全可以不用,把那些“空间的诗学”、“物恋”、“言辞与实物”等等可供联想的时鲜词汇摘掉之后,就像剥开层层包装露出馒头本尊,咬上一口——倒也没什么不好。一叹再谈:国外学者给书与文章取名字的功夫,实在是高。

    杨晓山博士对白居易是最熟悉的,在导论里他亦坦言:“本书所探讨的所有主要课题,都是由他(白居易)确立或定向的”。在第一篇文章里,他论述了白居易一方面以道德批评家的身份自居,在新乐府诗里对王室贵胄的豪奢园林进行冷嘲热讽;另一方面在洛阳有自己的“履道园”,在私家的“城市园林”中吟咏着和谐的“中隐”生活。第二篇文章以白居易的履道园为本,辅以其他诗人的诗作,勾画这种私家城市园林中隔离、修剪、框取、借景等不同的营造空间的手段。第三篇文章以园林中的“奇石”为线索,写围绕石头收藏而展开的审美、道德、经济和政治的纠葛,讽刺的是,对石癖抨击最猛烈的诗人也往往是最富激情的石头爱好者,从欧阳修、苏轼到司马光,无一免嫌。第四篇文章我认为最有八卦性质,写诗人之间的“玩好交换”,一则故事是说白居易从江南带回的一对白鹤引起了裴度的兴趣,调解人刘禹锡居间,三人于诗歌往来中先是争论白居易该不该把白鹤让给裴度,然后又讨论白居易该不该以宠姬换取裴度的骏马——白居易的宠姬啊,樊素与小蛮,我立马联想到“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此章的第二个故事讲苏东坡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以诗换砚、以画换石、或者干脆以书法当钱,一面营造着洒脱不羁的艺术家形象,一面精于商品交换价值的计算。第五篇彻底进入到宋代,主要比较邵雍在“安乐窝”园林中的“真乐”与司马光在“独乐园”里的“假闲”,司马光退居洛阳十五年,他用来“独乐”的园林充满了各种社会活动的喧闹声,车水马龙、冠盖云集,“乐”与“闲”不过是个姿态罢了。

    杨晓山在《导论》里沿用宇文所安的说法,“把文学传统里的‘私人领域’界定为‘一系列物体、经验以及活动。这些物体、经验、以及活动属于一个独立于社会整体的个人主体。所谓社会整体可以指国家,也可以指家庭。’这种抽象的‘领域需要一个空间’,‘这个空间首先就是园林’。”听起来有些生硬。在尾声《对私人领域的反思》里,他的第一句话也有些底气不足:“本书题目中所用的‘私人领域’很容易引起概念上的混淆,我一直有意避开详细讨论这个概念……”。经过一番陈述,他把“私人领域”的概念落实到四个范畴上:占有(possession)、独特性(singularity)、展示(display)和游戏(playfulness),然后用了两页篇幅轻描淡写一番,并在此处戛然而止结束全书。难怪“一些西方学者指出理论的薄弱乃是本书的最大缺憾”(译者语)。按照作者自述:“本书主要关注的,是中唐时期到北宋时期,城市私家园林在诗歌中的再现与中国士人文化中私人领域的形成之间的关系”,前一半任务完成的相当好,至于这后一半,还需努力。

    海外汉学者,很多力量要放在翻译上。像这本用英文写作、并要不停地引用唐宋诗歌,估计作者仅仅翻译那些诗句就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吧。按我这糊涂人的糊涂想法,还是由大陆学者来把这项事业扩大化吧。也不必像前些年搞夏商周断代研究、像近些年搞清史研究那般砸下多少多少亿,只需搞古典文学的、搞史学的、搞哲学的、搞美学的、搞人类学的、搞园林建筑的、搞文博的、搞花鸟鱼虫的,大家一起来关注就好了,视野不拓宽显然是没有出路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视野拓展尚属其次,看样子包装紧要一点。作者起个闲散的标题不太热切、半缓不躁的评价该书,也算是现学现卖。
  • 我是网上搜到那段描述,并非看了什么书。博主要不是专业人士,要不就是爱书之人。以后会常来这里读正史或者野史(更佳)故事^_^

    我把这两段来往评论凑成一篇,放在自家小田,充数每日一篇的功课,希望你不介意。
    回复ocean dull说:
    好的,没问题。
    我这里是正史野搞,欢迎来玩。
    2009-01-24 08:52:29
  • 杨柳有易折之意,恐怕还是细腰的可能性居大。我查了一下,说这两个都是家姬,樊素擅歌,小蛮擅舞。粗腰的话估计就舞不起来了,除非她是中东进口的肚皮舞娘。

    不查不知道,白居易的官员生活好迷乱呀,搁在今天迟早会被人肉曝光双规下台,呵呵,摘录如下:
    “其实,白居易当时任刑部侍郎,官正四品,按规定只能蓄女姬三人,但他的家姬除了樊素、小蛮和春草以外,专管吹拉弹唱的就有上百人,还写了一首诗说,“菱角执笙簧,谷儿抹琵琶。红绡信手舞,紫绡随意歌。” 这些都是他的家姬”
    回复ocean dull说:
    还是说起杨柳,杨玉环也跳舞呢,胖美人。
    是的,这本书也研究过,白居易一边说朱门酒肉臭,一面自己置产业养歌姬,都是“多面人”。
    2009-01-23 08:59:29
  • ^_^ ^_^
  • 文采斐然,敬仰。最大的收获是知道了小蛮腰的来历,原来小蛮是古代美女名。我以前一看见文章里写道某女有小蛮腰,就想像成某女娇蛮含嗔,双手叉腰,然后这个姿态更显现腰线纤盈。既然是个人名,以后就会是另一种条件反射的YY思绪了,呵呵
    回复ocean dull说:
    谢谢,没想到还有人会看得这么仔细。樊素、小蛮都是白居易的爱姬,小蛮以杨柳腰闻名。不过我觉得这里还是有埋伏的——唐代美女讲究的是肥美,不知道这“杨柳腰”是形容其粗壮还是细巧,o(∩_∩)o...
    2009-01-22 09:2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