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5

    恭喜发财 - [趣事]

     

     

     

     

     

    过年过的就是个“老例儿”。否则这“年”与普通一“日”相当,意思就变成没意思了。

    婆婆是河北人,公公是山西人,他们都在天津生活了大半辈子,他们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所以,我们家有可能遵循着简化版的天津年俗。初一饺子,初二捞面,门窗上满贴红纸“挂钱儿”,有窗花更好(最好是喜鹊登梅肥猪拱门牛羊满圈,米老鼠之流的不要)。印象中,初一上午,我走在去单位团拜的路上,街道上总是红屑和着尘土乱飞,这就是年了。

    目前在上海,规矩不同,文雅了许多。据说要供一桌祭祖饭,祭祀完了人可以吃,但是不能加热了吃,寒食。挂红灯笼,清供水仙,吃年糕和汤圆,也都是有讲究的。

    最怀念小时候在娘家的春节,满族遗风犹在,事儿多,热闹。腊八是一定要喝腊八粥的。小年是一定要吃灶糖送灶王爷的。腊月二十九,晚上给祖宗烧纸,是要用毛笔写封信的,信的末尾注明送冥钱多少多少,附一句“外戚小鬼不许争夺”。大年三十,门上贴上挂笺,原来可能是八旗子弟按不同的旗贴不同颜色的挂笺,后来就乱了,什么颜色都有,五彩缤纷。过年期间是不大做饭的,所以一应吃的都要在年前备好,成缸的冻饺子,成山的粘豆包,成袋的冻梨冻柿子,我负责用红纸沾水,给每个大白馒头点上个朱砂痣。到了除夕晚上,简直是忙,踩岁(碎)啊、抱财(柴)啊,点灯笼啊,半夜吃饺子放鞭炮啊,饺子里必有一个是包了硬币的,谁吃到了谁最有运气。然后是给长辈行礼,拿到红包的压岁钱,掖在枕头底下,小孩子可以睡了。家里某处,总是供一盘饺子,放几双筷子,点着长明灯,那是给祖宗享用的——有一年我还给祖宗们倒了一碟子醋。现在,舅舅家里起了家庙、树了满族那种旗杆,旗杆是带木斗的,查书说该在斗里盛上东西给乌鸦喜鹊吃——可是怎么把东西倒进木斗里去呢,那么高那么高的?

    21世纪的过年,大多是各家按照各家的习惯了,没什么道理好讲。年三十上午,和IVON出门去菜市场,买了晚上包饺子用的韭菜,买了初二用的面条,还有几兜子零七八碎的东西。路过一个烟花爆竹摊儿,我让他停车,我必须得买一挂鞭,崩走上一年的晦气。不仅如此呢,我还在大门上贴了家乐福买来的对联,倒贴了福字,还有一个金纸箔的财神爷爷——这在我家算是新鲜事物,不知道拿他怎么办好,最后,我把他放在了镜子前面,还给他脚下放了几块巧克力,徐福记的,做成金币和元宝形状的,希望他老人家喜欢。

    想起来,还是广东人最直白,过年么,大俗就是大雅:

    恭喜发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孬种 2007-01-25

    评论

  • 哈哈,恭喜发财!
  • 哈哈,恭喜发财!!!
  • 新年快乐
  • 金币元宝供财神,哈哈哈哈……
  • 恭喜你家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