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25

    一竿子横扫中文系 - [趣事]

     

     

     

     

    师姐G原来是高分子材料专业的优等生,忽然厌了实验室生活,横着跨了一大步,以传奇考分当了我的师姐。我百般诧异地问她,点解?她说,听说这个专业是专门看小说的,那得多轻松啊。唉,谣言和误解真的害死人!等到师姐被这个“专门看小说”的专业折磨了一年半,恍然大悟了:什么小说一旦成为“研究对象”,需要挥舞理论工具去开掘深度,连大仲马和金庸都没那么好看了。于是,她弃暗投明,不再折腾“后现代主义叙事策略”,也不再折磨自己,而是自修金融,以极高智商和情商在电台客座主持了一档期货节目——当时期货这东西还是新鲜事物呢,很多人听她指点江山,指哪儿打哪儿。我琢磨着,人家要是知道这振振有词的“G老师”乃是中文系还未硕士的女学生,恐怕是要当场晕厥的。总而言之,G目前在美国从事着大有前途的事业,偶尔以普通读者身份看看小说;而我也从文学院叛逃出来,常常以普通读者身份写点小文,有那么一种苦海无边我们欣然上了岸的美好感觉。

    话说黎戈的新书《一切因你而值得》出版了,豆瓣上夏雨路评论说:“黎戈的阅读笔记,当然,足以让大多数中文系的人(包括本人)感到羞愧。我一向对中文系的选拔制度极其不满,许多热爱文学并才华横溢的人,很难考上研或博,更加难以忍受读研、读博的非文学过程。于是我又忍不住悲哀地去想,如此下去,到底是什么人,最后留在大学中文系教‘文学’?”

    问得尖锐。

    记得我刚进中文系念本科的时候,系主任警告大家,中文系不是培养作家的地方,中文系主要生产一种人,为机关、公司、媒体服务的文字匠;次要生产另一种人,自诩理论素养良好,可以进行学术研究的人。这不是我瞎说,去看看那个叫“专业培养方案”的东西吧,上面写得分明。本来,祖师爷是有“文学美人论”的,以欣赏为导向;可是大学这种科层化的体制,将理论提到了太高的高度——管它理论来源在哪里,政治学的,社会学的,哲学的,史学的,美学的,心理学的,或者一锅烩叫文化研究的,大家举着十八般兵刃,把美人生生变成了艳尸——专业学术期刊只收艳尸不收美人、甚至更进一步,只收拼接缝合的弗兰肯斯坦。而不在专业期刊上鼓捣出不说人话的学术论文,是不可能在大学里立足的。长此以往,最后留在大学中文系教文学的,都是拥有“文学批评”杀人执照的,那个别当了教授的正经作家回学院里任个闲职的,另当别论。所以一句话回答小夏吧:热爱文学并且才华横溢的人,就不用考研考博地进中文系了。

    我追看黎戈的“百合深渊”已经很久,她提及的那些作家与作品,也正是我喜欢并熟悉的。果不其然,她不是中文系毕业的,附加一句,也不是外文系毕业的。我就知道,文学系出来的人,要么几丝陈因的匠气,要么理论玩到玄虚,绝没有黎戈笔下那种感觉和感情。她自己也说的:“如果让你上了某名校中文系,开书单,颁学位,发文凭,把一切纳入供求关系,你一定不会成为今天这样的文艺女青年。”

    大家都明白了吧?还没进来的,三思而后行。已经进来的,没法子,去操练理论吧。

    PS:中文系的牛人如果要找我这篇小文章的茬,我概不回应哦。

     

    有空再写专门的书评,推荐大家先去看这本书:

    http://www.douban.com/subject/3538438/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魅惑时代 2008-02-25
    Lonely Hearts 2007-02-25
    近代史 2006-02-25

    评论

  • 我学的新闻··可是我压根儿不爱它。越是了解得深入越排斥········
  • 我也是读了7年中文系的人,现在的教育体制就这德行,没办法,不培养人,只培养工具。我读研时,有多同学都是从其他专业调剂过来的,以前根本就不看文学书,也不喜欢文学,只是为了来混个文凭。结果研一一年的时间,学院都用来给他们搞“文普”了。好在中文系管理比较灵活,要求不严,躲在图书馆里看书也未尝不是件乐事。
    “弗兰肯斯坦”似的文学批评在中国现在真是太滥了,一堆不懂文学的人在那瞎摆忽,一句人话也不说,真不知道这么折腾是为了个啥。布鲁姆把这些人统称为“憎恨学派”,今天看到一个更逗的,“弗兰肯斯坦”哈哈,笑死我了
  • 写得挺好的,还真怕照镜子
  • 中文系的确不是出作家的地方,就是中文系出生后来成为作家的与中文系也没有必然关系。中文系虽不是专门培养写小说的地方,但有不少文学的批评家,或报纸刊物的编辑等等,尽是那些吹捧找茬或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文字匠。混个教授图个虚名指点江湖,算是中文系人的终极目标吧。不过,中文系的朋友也不要过于悲观,除了写读,自己也干不了什么活,既能养家糊口又是兴趣所在,还图什么?
  • 中文系 嘿嘿
  • 哈哈,妙极。我就是中文系出身,幸好那时早已明白此中情状,于是基本没有上过课,没有听过讲,考试得过且过,上中文系纯粹成了走过场,终于保持了文艺青年的本性,并且继续极不适应在某种体制内苟且。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很简单的道理,有些人知道得早,有些人知道得晚,但总比至死都不明白的情况要好得多。
    继续苟且的工作,用以继续自己的文艺美梦。:)
  • 中文系七年级。在第五年想既然是免不了理论的,索性跳槽到美学算了,结果把导师气得发抖,拼命阻扰。作为抵抗,索性彻底不作为,自己躲起来学了一年半美术史兼素描水彩。后来又抵住了所有亲朋好友要我考博的游说,只想清清静静地读点书,写点自己想写的文字。

    不过我倒不后悔读了许多年的中文系。因为自己的兴趣严重偏向外国文学,如果不是本科阶段逼着逼着学了些中国古典文学和古文,知识结构和思路还是会受限。现在想起来,那时听过最好的课是一个复旦毕业的博士讲的《文心雕龙》,课堂里只有七八个人来听,但他根本视若无物。再就是系里的老师大部分都很热心,买不起的书当年不少是向他们借阅的。
  • 难怪,俺不学艺术才能为艺。
    敬请雅正:
    http://www.douban.com/group/155800/
  • 实在没觉得黎的文字有什么才华

    什么人都有 中文系也有有趣的人 写诗写小说写得神采翩翩的 你没读到罢了
    回复salsa说:
    中文系研究生里出现作家的概率,与其他学科差不多吧。
    PS,哪个写字儿的不自以为自己“神采翩翩”的?
    2009-02-28 13:01:53
  • 哈哈,这么说来,我这个文艺女青年应该为自己没有考上文研而庆幸喽
    我从来只看小说不看理论的
  • 不读小说的中文系同学飘过
  • 想起博主曾为复旦教授被骂一事而"辩护"来着,让我稍有不满,现在满意了,呵呵
    回复sara说:
    我何时辩护来着?一以贯之,这个群体也是普通人,我瓦解所谓的崇高。
    2009-02-26 10:40:18
  • 很多靠着死记硬背上岗,靠着炮制学术垃圾评职称的“匠人”,实在没有任何天分和理想可言...
  • 我该算是那种匠气的了。呵呵,这么说都该算高抬自己了,我就是一学徒。
    回复非言说:
    多向你家的好大猫学习,让她言传身教 :)
    2009-02-26 10:46:11
  • 你这篇文章就是给我这个在comparative literature和international relationship之间摇摆的人泼冷水阿!
  • 我也是曾经误入中文系歧途的女文青,挣扎了很久,索幸后来自创了一套掌法:学会了在学术论文的包裹下写活色生香的文章,学术期刊都能接受,自己也不觉得委屈。只得这样走下去了。
  • 嗯,偶家那位也是先学计算机然后跑去学比较文学,还是文学比较级的 :)
    回复老扁说:
    你家那位“误入歧途”啦。
    国内口号是:“比较文学不是文学比较”。
    呵呵。
    2009-02-25 23:05:58
  • 我要说:我们历史是反理论的,史学哪来什么理论啊,读史学理论的,都在我们圈子里边缘化了~~~
    回复要做罗莉不做正太的THREE说:
    不会吧,如果是搞外国史的,还不是源源不断的理论与方法?
    我就是从文学投靠了史学,本以为是弃暗投明,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地黑啊。
    2009-02-25 23:09:54
  • 再BTW,我追看马老师和“百合深渊”也已经很久了。
  • 我就是马老师文中所说的“中文系出来的”,我得承认,马老师所言不谬!
    但是我觉得自己热爱文学又向往成为文艺女青年,我该怎么清除自己身上的“中文系”毒素呢?BTW,我不幸在中文系待了7年。
    回复八戒说:
    偏方是:嫁给非文艺男青年啊。
    2009-02-25 22:56:37
  • 啊...黎戈竟然是你的'师姐'.....晕乎乎
    回复巫山霏云说:
    我没说啊。师姐是师姐,黎戈是黎戈,不要混了。
    2009-02-25 22:55:24
  • 果不其然,马老师不写小说。
    回复benjamnn说:
    哎呀,你也不用这么强调啊 :)
    2009-02-25 22:03:16
  • 果不其然,马老师不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