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5

    捆绑螃蟹

    张爱玲改写的“人生三恨”版本是:鲥鱼有刺、海棠无香、红楼未完。当然,从她个人的生活来说,这充其量是三小恨,属于山河岁月那类的大恨、大遗憾、大怅惘,反倒云淡风轻地不提了。不提也好。

    我的人生三恨又该是什么,想了半天,觉得该恨的实在太多,三十恨三百恨还差不多,也不提了。眼前属于“到底意难平”的都是关于螃蟹的,一恨它腿多、二恨它丑陋、三恨它——需要捆绑。

    印象最深的是在纽约那段,华人市场里螃蟹便宜得不像话,而且个个是张牙舞爪、活蹦乱跳。牛皮纸袋装回去,悉数放进蒸锅,当然它们不老实,需要技巧地适时盖好锅盖,上面扣上最沉实的碗。不久,听见蒸汽的响声,里面夹杂着一种不好描述的声音,那是挣扎中的螃蟹在敲击锅盖吧,那叫一个惨。

    国人文明多了,阳澄湖的著名螃蟹都是捆绑好了的,不用怕它夹你的手,也不用怕它在蒸锅里闹出动静,文明有序一派和谐气氛,只是只是,那绑好了的螃蟹,让我想起鲍曼的《现代性与大屠杀》来……

    因为螃蟹必死,所以绑与不绑应该是无所谓的,而且螃蟹不是哺乳动物,估计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也插不上什么嘴。可是,上桌来的螃蟹,依然五花大绑着,把个餐桌搞成了法场后,有点不爽。

    我很妇人之仁地对服务员说:“麻烦,解开了再上……”

     

    分享到:

    评论

  • 说实话,螃蟹捆了腿不太卫生。就像并着脚豆洗脚,那些边边沿沿、缝隙之间难免留点什么……
  • 我带了你的一本《学院派小说家》准备在这里消磨时光。吃螃蟹呀,住高级饭店呀,用sk呀,大把大把下载资料呀,看得我乐得不行。
  • 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关注动物福利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