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9

    博爱

     

    我穿着半小时前新买的宝蓝色小洋装端坐在那里,不由自主地欣赏着自己的黑色丝袜和红色高跟鞋——没什么色情意味啊,诸位,只不过我对着镜子而已。

    这是新天地里的僻静所在,也许有人知道,它的名字叫鸿禧茶居。品位不差,中式做底,洋派参杂,有大锦鲤莲花池、金碧辉煌的工笔壁画,也有西洋的吊灯、深色的护墙板、真人坐在钢琴后、琴声如诉。最杂多主义的是,茶居可不是专门卖茶的,这里卖的是热辣的川菜。而为了配合这种多元气质,在重辣的川菜之外,IVON点了一瓶红葡萄酒。要说这瓶珍藏赤霞珠也够有趣,来自山西,却是法国技术。

    IVON一如既往地不把LP当回事儿,说我的小洋装象撒切尔而红皮鞋象小猪蹄儿。当然我也不把他的评价当回事儿,互相调侃挖苦拆台捣乱那是我们的一贯作风,我们是互相砥砺的关系而不是互相吹捧的关系。

    吃得唏嘘之际,IVON发感慨说有多少女博士和女博士后们期望着这样的生活,偏偏就有人(谁啊)身在福中不知感恩。以他的博爱心胸,他恨不能大庇天下寒女士共欢颜——我做证,每次散步路过北区学生宿舍,他都为中国·上海还有这么多苦难深重的女性们而难过。按照时下的逻辑,和谐社会么,富人多担点责任那也是应该的,而他有这个爱心。

    人家《源氏物语》里,男主人公不过是建了个六条御息所,把一生里有染的女性都接到这里养老,有情有义的。IVON的理想显然更为远大,不相干的也愿意收着。恍惚间,我觉得鸿禧茶居的枝型吊灯下坐满了女知识分子们,大家的眼镜片折射出复杂的光芒,珍馐玉馔,一片罗马飨宴的气氛。而IVON志得意满地站在角落里,剔着牙;不消说啊,如果他是老板,我就该是大堂领班啊,我怎么也得排排座位维持一下秩序吧。

    咳咳,泰门的宴席可是要开场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婚内礼物 2011-10-19
    网上的隐士 2005-10-19

    评论

  • lr说得不错啊,曾点的志向与你的确相合,洗洗澡,唱唱歌,就是不知道他打不打麻将。
  • IVON比我志向远大,HC也是,看这篇和评论有点看子路、冉有、公西华侍坐的感觉,我就是曾点呀
  • TO 大脸猫:萨特不是刚刚养了九个?那个程度的存在主义也敢算作人道主义?
  • 还是亲弟弟,深得我意,这个高级粥厂好像很有前景啊
  • 你们这是萨特与波伏娃呀……

    我说IVON的趋势不妙,原来的理想不是支援西部吗?在甘肃四川之类的地方包养个二奶,现在怎么改了大上海?——这是西部地区的重大损失!
  • 照这想法,我也当不了账房先生呀。要不,我跑堂——

    人类学博士后一位,您上后院,那儿有我们新推出的服务——模拟田野考察,包您满意。

    噢,您,东北大学来的,好好,里面的,咱家来戚(qie上声)啦~~

    哈哈,保证让她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 您真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