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1

    忧愁 - [趣事]

     

          

             下午三点十分,我关上电脑锁了门,施施然下楼。一楼报告厅有梁文道的讲座,我也想去听听他究竟道出何等样的非常道。可是,一到中庭就知道不妙,不断有学生疾步赶来,我扫了一眼报告厅的窗子,WOW,人山人海,站都没有地方站了。

    看来我对梁道长的号召力严重估计不足。

    且说我对这个报告厅太熟了,260个座位,刚好够开一个全体教师加本科硕士博士与博士后的“迎新会”。房间潮气很重,略有霉味,用了几年下来,看起来不太精神。如果是隆重的会议,旁边新的培训中心有堂皇的报告厅,矿泉水瓶子都是拉着线对齐了摆的,专业化程度极高。可是亲兄弟明算账,那里是要收取不菲费用的,所以,凡是冠了“学术”名义的报告,还是安置在这个老厅里。

    学校是店大欺客,学生们也跟着“势利”起来,等闲的专家学者不太放在眼里——附一句,来讲一讲的专家学者鱼龙混杂也真是太多了,整个学年平均起来,不算学校的,就是学院里,每周开出2-3个讲座来,那是小菜一碟。估计学生们也疲沓了,每逢“要人”的讲座报告,“有关部门”最头痛的就是哪里抓些学生来捧场。国际知名学者来,260人的大厅里坐稀稀拉拉五十人,本院领导已经很高兴。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来,听众也就是百人左右。后来搞了个栏板,在报告厅中段架起来,遮住后面的座位,图个好看。

    依稀记得凤凰副台长去年来,特意安排了两个班,才搞出个盛况空前。而梁文道这一次,也没大举宣传,有这么多学生小跑着来听报告,真的是不一般的场面。梁文道厉害是厉害的,同时呢,也不能不感慨时下规则,不露脸的就是比不了露脸的,都是“媒体人”,在前台的和在后台的,聚光灯下的和聚光灯后的,拿着话筒的和没拿话筒的,差别大了去了。

    我踌躇了一小下,凭仗本院教师的老面皮,或许可以在“前排就座”,可是万一前排已经没座了呢,我跟学生挤着听非常道?似乎不仅是个师道尊严的问题,想想,我还是没进去。唉,一路走着一路忧愁,下月我请来的学术泰斗,货真价实,但是空谷幽兰型的,我哪里去抓学生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百衲被 2006-03-11

    评论

  • 梁文道?你是复旦的?
  • 梁文道?你是复旦的?
  • 他们不来听,那是他们没有缘分:)
  • 同濟也有很多同學來聽梁文道的
  • 果然是校友。之前的猜测证实啦。
  • 猫姐何必忧愁。大凡学术泰斗,未必在乎听众多寡,不求从众,有知音即可。国际学术泰斗尤其如此。若预期来客实在不多,不妨放在小厅举行,倒更方便交流,气氛更亲和融洽。
  • 今天同时有另一场讲座,夏伯嘉教授讲耶稣会士。我在梁文道与夏伯嘉之间权衡再三,最终选择了我听不懂的夏伯嘉,发现听的人也挺多的。本校想做学问的孩子还是有的~
    回复zxinwei说:
    本校有,本院是不多吧……
    2009-03-11 22:2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