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29

    三上

    http://malingcat.blogbus.com/files/1162094322.jpg

     

    偶然路过我的飘窗,一瞥之间,发现还真俗媚。英国软垫、枝形烛台、印度花瓶、泰国木盒、长开不败的菊花、玉色瓷杯里泡着菊花茶、黑色托盘里满盛着德芙巧克力,阳光洒下来,象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

    问题是,在这么温香软玉的环境里,读点什么好呢。流行的大众的似乎差点事儿,高深的艰涩的又太煞风景,只好是中上层次的,我选了昆德拉的《帷幕》——摆在那里。

    其实,我一个月里也难得有一次端坐此处读书。

    18世纪欧洲的公子小姐们,一度流行读牛顿爵士的《哲学的数学原理》,我很难理解在巴洛克的房间里怎么学得下去那么多干硬的公式。汗颜。

    欧阳修说枕上厕上马上,说的是读书不能在正经地方,也可能说的是在不正经的地方读得下去的书才是好书。当然一般老师都讲这个“三上”是珍惜时间,我不作是想。换到当代,“马上”应该改成“车上”了,只是我晕车,绝对不能在车上看字儿。枕上是我一直喜欢的读书好去处,躺着看了百分之八十的好书——很好理解,躺着看而不会睡着,那必定是好书啊,简直是试金石一样灵验。可惜的是IVON总要求我及时关灯,所以秉烛夜读那样的雅事,越来越罕见了。于是只剩下了厕上。在我的精心设计下,卫生间堪比海明威一篇小说的标题: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抽水马桶边摞得老高的书本,除了时尚和读书杂志,也时而看得见施特劳斯哈贝马斯斯金纳罗蒂等等名人巨著。此处读大书,特别是翻译得语无伦次、艰涩得不知所云的大书,我总是应景想起大家用滥了的“痛并快乐着”。恩,读书是痛,其他在卫生间里当做的事,是快乐。

    分享到:

    评论

  • 唉,我深有同感,夜读《史记》的行动就被由上海归来的老婆给扼杀了。

    要不咱们互相同情一下吧。
  • 能在卫生间里读那么久的书,如厕的主要原因也不会太快乐。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 我喜欢那只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