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11

    寒酸

     

    喜欢什么大概是童年定下的基调。此后涂涂抹抹,斟酌删减,有朝一日,一不留神露出原来的底漆,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少时喜欢王维,独钓寒江雪,独坐幽簧里,那么一种清高的深邃的寂寞。记得小学时代还端端正正抄了几首,配上了自创的铅笔画。是真的喜欢。

    所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流水一般地背下了这一首: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这首诗里,有那么一种隐隐的危险的感觉,暮色苍茫的时刻,潭边的禅定,不见首尾的毒龙,读着读着,冷气丝丝爬进骨缝。

    上大学,读朱光潜的《诗论》,专门有论述此诗的章节,精神分析学派认定“力比多”在此处横行,将“安禅制毒龙”解释为对性的压抑,令人大掉眼镜。汉学家不大知道的是,寂寞的王维也是个富裕的王维,辋川别业纵横绵延,有山有水有寺有园,亭台楼阁,二十景之多呢——按照今年蓝田县的重建规划,可是个占地5万平方米的大项目,含一个1000平方米的池子,也就是这个诗里的“潭”了。是啊,人家在自家的天然大院子里徜徉,估计丫鬟仆役远远跟着,端着琴啊钓鱼竿啊蒲团啊什么的,人家在暮色里一定不慌不忙,纵使寂寞,也是富贵的寂寞。

    而在我幼时的想象里,过香积寺的这位是个布衣修士,孑然一身,暮色里要找个下处,所以透着焦虑,也许饿了,运运气打打坐,肠子毒龙一般咕噜有声,行囊里只有个硬饽饽——真的是又寒又酸。

    由是可见,纵然我后来笑口常开,可是那个底色叫作“忧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好吧。企图用王维之意给我们书店名字作个备份,不幸被我的股东pass了。
  • To:范进女,简陋是与庸俗的当代仿古建筑比吧。应该是朴素的,不然我就不喜欢王维了。
  • 看来跟我猜得差的不远。

    不是说辋川别业都颇简陋,只是顶着若干个好名字么?
  • 难得你这么多年还能想起这首关于硬饽饽的诗……
  • 忧患骨子里就是忧郁症+强迫症,估计大家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