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2

    茶事 - [趣事]

      

     

    办公室里总有茶叶储备,有的是领导们“赏”的,有的是老老师们“捐”的,有的是睦邻单位们“送”的,偶尔也有个别家在茶叶产地的学生,诚恳地说,就一点茶叶而已,您就收下吧——我面皮薄,不想因为一盒茶叶和人家推来搡去的,也就收了。这些绿茶、花茶、红茶、白茶、乌龙茶,全都堆放在橱子的固定一格,和大盒雀巢速溶咖啡、大盒立顿红茶、五十一组的一次性纸杯摆在一处,谁想喝什么自便,有“单位”的豪迈气魄。

     

    应季,这一阵子,办公室里的“龙井”来势凶猛,不是“明前”起码也是“雨前”。前几年风俗,“龙井”送来的时候,着装华丽,大盒子套着小盒子,龙纹凤藻的,堂皇而恶俗。今年有了新气象,流行很潦草的锡纸包装,说是直接来自茶园的。管它,我一视同仁地把它们当作“绿茶”——我们这里一不能替人消灾,二不能为人办事,倘若收到产自西湖边龙井村的“龙井新茶”,那才是咄咄怪事。往最好了想,来自龙井新产地的“新龙井茶”,那就不错。

     

    茶事上我比较悲观。自己花个几十万去买一斤“狮峰龙井”?别说没钱,有钱我也不干。寄望于“混出来”以后收受贿赂?胆小,不敢。看来只能等待机缘喝喝蹭茶了,像刘姥姥借贾母的光尝了口栊翠庵牌的老君眉。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便让我这样的外行喝了“千红一窟”,估计我也品不出个所以然来。免了罢。

     

    茶本俗事,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可以牛饮的大碗茶,生津止渴,人人可以喝得。天公作美,各地几乎都有各地的茶,苞谷和黄豆都可以当茶,有一种很民主的气息。甚至于“禅茶一味”,也是从家常处寻破解,人家赵州禅师说“吃茶去”,可没说“吃某某茶去”。都是名士伙着富贵人make风雅,还有商人周旋于中,外加那个很封建的“贡茶体系”,让茶香沾染了铜臭气和腐朽气。而今,茶道这东西快沦为旅游项目中的美女表演了,“和静清寂”?没了。闻说现在的“好茶”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来“送”的。最顶级的茶,来自几棵茶树上的,几十万上百万一斤的,乃是用来“特供”的。特供给谁?你可别打听。次一点的茶田,也被大企业大机关包得差不多了,成了“某某某茶文化基地”。

     

    一堆嫩树叶子,让大家起了这么多分别心。单纯的茶事,变得“事儿事儿的”。顿足三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格调 2007-04-22

    评论

  • 踩踩~~!!!306977
  • 真好玩
  • 马老师还没更新呀!粉丝们等的很着急……
  • 投胎做个住在茶树上的肉虫子,保险比受特供的还先享受
  • 最后一句甚好,特供这种东西古已有之,而且拿特供出来卖,也古已有之。。。

    不管什么茶,吃着好就吃,就如同maling老师的大柜子,才算得茶事真趣:)
  • 刚巧我们单位这两天发的新茶,往年的豪华罐装给改成了简单塑料包。看来今年是流行简化包装趋势了,倒好。
    今年漫长的倒春寒导致明前茶产量稀少,有的发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