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18

    迷路的地主

     

    Z从北京来。同窗了七载,自然要去尽一下地主之谊。接头地点定在静安寺的山门前,时值乱雨分飞,人流喧嚷,我们各自举着雨伞,却能一眼把对方辨认出来。他先乐了,“你还那样”,我也笑了,“你也还那样”。真是够熟的,我昔日对IVON说过,50米内给我大Z的任何一个侧面,我准能认出他来,看来不是夸口。

    在鹭鹭吃了晚饭,又在哈根达斯喝了咖啡。分手后正是九点多,久光百货前人那个多啊,眼看着在雨中拦到出租车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决定去坐地铁。二号线到人民广场,换一号线到火车站,票价5元。可是等我辛辛苦苦赶到三号线的售票处,已经错过了最后一班地铁。只好出来,我看了一眼标志:火车站北广场。出口处十分破败,好象是石棉瓦拦起的临时屏障。不多的几个人,有人向右,有人向左。我犹豫了一下,向左。

    我所走的路显然是在高架桥下面,上面车声隆隆,可是在我的前方后方,逐渐一个人影也无。路边是正在拆迁的断壁残垣,前方的红绿灯看起来鬼火一般荒凉而遥远,有一处,桥上的积水哗哗地向下淌,像个小瀑布,很有电影里危险街区的味道。我直觉判断,这个地方是决不可能有出租车的。但是怎么办啊,那些小巷看起来更危险,还是硬着头皮走吧,截财就给财,截色也给色——倒霉的是我还穿着条红裙子,色相是有一点的。我把头发弄乱点,大步流星,摆出十足气势,差点就引吭高歌给自己壮胆了。

    的确走了很久,完全迷了路。忽然到了某路口,灯光亮了起来,车多了起来。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居然等在前方,让人有重回现实世界的感觉。我撇了一眼路边,到了“万寿宫”洗浴中心。忽地想起,这里几乎是IVON回家的毕经之地,这个牌子我看见过多次啊。也许只是雨水和夜色使城市变得如此不同了吧。

    我所吸取的教训如下:第一,轻易不要去尽地主之谊,我这个路盲地铁盲还够不上“地主”的档次。第二,再有这种情景,一定在繁华热闹处继续等下去,比如,我可以在久光逛到十点打烊,到那时出租车总该有了。当然,这附加的一个小时里我指不定买下什么,但是无论如何,总比丢财失身强吧。

    分享到:

    评论

  • 9494,这回又有消费的理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