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28

    慧根

     

    我亲爱的N可能出家了。T告诉我的时候,我只是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并不觉得吃惊。外面的雨依然下着,我对T说,其实未尝不是好事。

    的确,其他的朋友很难理解,虽然我们同是中学时代的好学生、好朋友,但是说到懂得,我想我是懂得N的。在那漫长得没有尽头的少女时代,爱热闹的她陪着有些抑郁的我,每日中午沿着学校的操场漫步。她教我很多,我也教了她很多,尤其是:《红楼梦》。在看着玻璃上的水珠凝结滴落的时刻,在T的惊讶的表情前,我的脑海里一行行自动打字般跳出来的是当年我们反复背诵的那一段:

    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恩,惜春那是真有慧根,比欲洁何曾洁的妙玉干净得多。

    几年前,N在认真研习了三大宗教之后,归去来兮,最终选择了佛学。她是认真的,不是禅宗式的,是真正要修行的。我想她出家也是水到渠成吧。换个角度来说,她在俗世的痛苦经历足够写成二十四集以上的连续剧,甚至更为跌宕起伏,所以,得悉她在远方的某个小蒲团上,终于能够睡得着觉,我在心中默念:善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宗教的本意,或者至少看起来,是想让生活变得简单化.但现实却是,宗教把生活变得更复杂了.
  • T最近睡得着觉吗?
  • 不好意思!由于网速问题,我以为跟不了帖子,所以重复按了"提交"键.请您把多余的那些删去,好吗?谢谢!!!



    很喜欢读你的文字.
  • 今天我们办公室的老师就谈论些出家之事,且说了她一小学同学出家了,今晚来到你的博客想不到也是这样的事.就昨天看你的<八字>前,我一同学说一高人帮她算了一纸命.昨天晚上下课回来上网遇见了我同学所说的那高人,接下来我向这一个研究<易经>的人来谈论这个事.思来想去,有点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