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01

    工程

    此刻,三个工人正在书房里忙碌,要在我的整面墙上铺装镜子。

    本来那面墙是留白的,可惜墙面防水做得不好,在长年的阴雨中绽裂开来,白粉下露出水泥的死灰。就像我完美的世界里不知好歹的几粒青春痘,提醒你完美之不存在。

    这个工程本该早做的,但是春天繁忙,夏天炎热,秋天有点郁闷,拖到冬天,再拖就过年了,终于下定决心。半个月前书房里已经摆开战场,我和我的电脑退守到床上,加上办会繁忙,家里一副得过且过之景象。

    我要在整面墙上装镜子的“挨地儿”遭到包工头唐队长的反对,卖给我玻璃的副厂长则夸赞我“有魄力”,IVON本来也犹豫来着,可是我指出:如此大的镜子足以让任何小肚腩无以遁形,可以全面监测他的运动效果,这才达成了决议。

    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白雪公主恶毒的后母对着镜子发问,镜子不仅是自恋狂的朋友,似乎还具有魔法功能。博尔赫斯笔下的镜子也具有增殖和繁衍的迷宫效应……打住,我估摸着,如果就镜子的文学母题、哲学意蕴、心理暗示、时尚变迁什么的放开了写,这篇博客肯定会长得无法卒读。

    呵呵,简单点儿,我装镜子的主要目的是防水,在重新刷了防水涂料之后,我装上背面防水、正面防雾的玻璃镜子,从此应该能高枕而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看到结尾,真乐坏我,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