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03

     

    镜子的到来使因循守旧的家庭生活突然有了生机,显然,不仅老公老婆互有审美疲劳,喜新厌旧的人类对一切“老”字当头的东西多少是有些审美疲劳的——尽管“老”东西也曾接近完美,而且在别人眼里“老”东西或许还值钱。言而总之,我们趁着镜子的东风驱车赶往碧云那里的百安居,打算为平凡的生活彻底“搞搞震”。

    先看抱枕。IVON厌倦了“马赛尔”,她太胖了,冬天搁在被子里占地方,势必要和老婆发生抢被子的战争。新看中的这个是“马赛尔”的反面,苗条纤细的,新宠被命名为“劳拉”,有了新欢之后,可怜的“马赛尔”只好每天睡在地板上了,可怜见的。

    我也给我的电脑换了个新的垫子,原来那个是“无印良品”的,昂贵而精致,新的这个是工业化化纤产品,只有旧那个的五分之一的价钱。可是还是要换,不是价格和价值问题,就像有钱人的第二个老婆未必比前妻高贵,纯属“弃旧图新”。

    还买了灯泡、浴垫等等零碎。顺便把新居的瓷砖定下来。我本来想买一个香艳的红色的宁夏滩羊毛的靠垫,披散着缕缕卷卷长毛的那种,可是遭到IVON的坚决抵制,我更加确信他有毛皮恐惧症。

    然后我要求喝个下午茶,在碧云休闲中心的SIMPLY TAI坐定,我要了泰式姜茶和一种泰式点心,他要了咖啡和胡萝卜蛋糕。结帐是70块,IVON认定不值。是啊,要是坐在家里——我相信我们家的装修风格不比酒吧咖啡馆逊色,磨一壶咖啡喝了,省钱省大发了。可是还是那句话:不做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我看着夕阳漫射过来、窗外金发碧眼的外国孩子在喂鱼、还有盘子里那朵蝴蝶兰,核算着这些陌生化元素分别值多少钱,心平气和起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5-12-03

    评论

  • 不做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不但赞同,而且心向往之。可惜,做自己的时间太少,只能水中望月境中看花意淫一下。

  • to 狼:看来你就是"有牙之生"啊,呵呵
  • 好一个“不做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知道在学院有这么一句话吗--“无聊找XX”,XX指的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