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0

    书药 - [趣事]

     

    快一个月没有更新博客了,只因这一个月一直泡在医院里。这个“泡”字很形象,水包着,而中间一块,是空的。每天,黎明即起,因为七点钟一定要赶到医院,家在东北,医院在西南,斜穿整个上海,如果没有IVON送我,还真不是闹着玩的。上海本来密度就大,医院里密度更大,著名医院里密度尤其大,而密度大了人与人之间就容易擦出火花,雷霆万钧的气氛,何况在这里,生命经常与人擦肩而过,所以气场足够震撼。可是我别无选择啊,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只好淡定,术语曰“谨遵医嘱”。有时候,上午医生那里完事儿了,下午还要按照护士的要求到场,中间的几个小时如何消磨是好?我改变生活习惯,脱下一贯的高跟鞋连衣裙改了平底鞋休闲裤,尽量在候诊室的灰色塑钢椅子上放松自己,我看书消遣。

    一个月来,我重新看了全部伊恩·麦克尤恩,看了两本保罗·克鲁格曼,温习了《美国大萧条》,扫了一套三本“法国知识分子的世纪”,外加几本轻松的:《另类美国史》、《人类的群星闪耀时》、《红色笔记本》,还有图文并茂的《阅读的女人》。我的患友们五湖四海、各式各样,大部分静默无语若有想若无想,有几个活跃分子聚在一起闲聊,也有几个像我一般读书的少数派,来自伊犁的那个每天读武侠,大波浪是常常圣经在手的。我琢磨着,我们这几个读书派,大概是把书当成药了,自己加的安慰剂。

    有一天,虎虎生风地在我旁边落座了某位五大三粗的姐姐,人家从帆布袋子里掏出砖头般厚的一本书,我瞟了一眼,英文的,全是极其复杂的公式、公式、公式,令我顿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书外有书药外有药之叹。同样强的是,我以《阅读的女人》结束我的疗程,正文的最后一页,是穿着比基尼的玛丽莲·梦露阅读《尤利西斯》的照片。没错,摄影师证实,她的确读了《尤利西斯》。对于她来说,那是一剂什么药呢?

     

     

    斯特凡·博尔曼:《阅读的女人》,周全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9年版。 

     

     

    分享到:

    评论

  • 则个,梦露貌似快看完尤利西斯了吧。
  • 挺有意思...
    喜欢你的博客!
  • 偶尔看到您的博,浏览了一些,很细腻的文笔,祝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 踩踩~~!!!672851
  • 《阅读的女人》
  • 保重身体啊
  • 阅读的女人
  • 嗯,真够不容易的。从复旦到中山吧,加油啊。
  • 嗯,应该再加一本《思考中医》,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