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0

    味道

     

    除了有点倦怠,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但是朋友们来电、来信、博客上留言,让我好好将养,要求我象“坐月子”那样休息。而IVON已经连续做了若干天的早午晚饭,为了陪我“吃好”,已经多长了三斤肉,这后一条事关重大,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

    严格说来,身体的变化有一点点,我突然对味道敏感起来。

    在这个视觉时代里,大家用眼睛用得比较勤,但是鼻子,好象提到的不多。其实味道远比视觉重要,一个天香国色的模特,假如有严重狐臭,当真敢把她娶回家去的人,肯定不多。所谓“臭味相投”、“同气相求”,决定了两个人的相互欣赏的,除了一见之钟情,恐怕也还要有一闻之好感。辛晓琪的《味道》第一次大胆唱出了“白色袜子”和“手指间淡淡烟草”味道,是首实在的歌。一直喜欢的“徐四金”(聚斯金德,天知道怎么翻译的)的《香水》,拍成电影后逊色好多,主要问题也是目前的电影没有味道:巴黎鱼市之臭、香水铺之馥郁、洞穴之土腥、少女之体香、特别是最后的“天使和圣徒”的味道,无从表现啊。

    一直以来,我随身带着我的“四宝”——风油精、清凉油、鼻通和喷口清新剂,一水薄荷味的,以掩饰周遭过旺的“人气”,潜意识中,也许是希望自己淡若微风、留着留兰香。但是据嘟嘟他妈说,我倒不是薄荷味的(说起来,她天赋异秉,能嗅出每个人的独特味道——而且还不用太近的距离)。

    今天傍晚下车的时候,突然觉出有一点好闻的味道,在风中一掠而过。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莫非是我自己的?我嗅了下自己,没有啊。于是,对着空空的夜色,突然有那么一点点怅然若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心急火燎 2005-12-10

    评论

  • 夜风的香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