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2

    助教

     

    我早早赶到教室,在左边的角落里坐下。有晚来的学生对我说:“同学,让我进去”。哈,被叫作“同学”真的感觉不错,这个不长眼的女学生继续问我:“你是06级的?”我不能再装了,正色说:“哦,我是老师了”。女学生瞟我一眼,满怀歉意:“对不起,原来你是新留校的助教。”

    被叫做“助教”,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大概超过被叫做“教授”。这个女学生可惜是经济学院的,否则搞公关真是一把好手。

    恰好老板今天讲到毛在北大的那段。蔡元培校长不拘一格,遗老遗少、土的洋的、甚至课后直接黄包车拉去八大胡同的,照聘不误。但是蔡校长只有一个想不开,他是要验文凭的。于是毛在北大也就只能当一个助理馆员。北大图书馆馆长李大钊,同时在中文系任教,拿300大洋月薪,家里养着大量食客。但是毛只有8块,每天也就吃吃卤煮火烧。老板说,日后毛整治知识分子的心理动力,大概就在此处,信然。唉,假如当年老蔡灵活一点,老李慷慨一点,或许后来文化就不会被统统革了命。

    我埋头做着笔记,宁肯自己是助教。助教,年纪还轻,还有远大的前途,实在不趁意的时候,揭竿一呼,新天新地,省得在这个体制里为了两个“桃子”自相残杀,多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老板说,日后毛整治知识分子的心理动力,大概就在此处,信然。"



    这个~~,老毛那也太阴暗了
  • 感觉真好
  • 年轻十岁感觉真好
  • 呵呵,你也有此番感慨啊.我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喜欢看你的文字了,大快人心.

    "年纪还轻,还有远大的前途,实在不趁意的时候,揭竿一呼,新天新地,省得在这个体制里为了两个“桃子”自相残杀,多好。"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