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8

     

    也快到年底了,半年没干什么正经事,索性把偷懒进行到底。阳光灿烂的下午,找本闲书看看,是苏友贞的《禁锢在德黑兰的洛丽塔》。

    苏也是科班搞比较文学的。看来,搞比较文学的也就是这样的路数。尽管不是正襟危坐写学术文章,只要绕开了文本细读,比来比去,依然是围绕着金钱、名望、情欲和野史打转。“比”,两把匕首在一起,有碰撞的交锋,或是没有交锋的暗战,“目的”那个锋芒实在是太刺眼了。这一类学者散文所缺乏的,是原创作品那种细节的铺陈、主题的含混和信手拈来的意趣。

    看完了,也就忘了大半。只记得琵芭蒂家的大姐夸霍桑的相貌:“你们绝对没有见过如此华丽的场面。那个霍桑比拜伦还要英俊。”

    是我太苛责了,客观说,这类万象风格的小书,17块一本,还是比星巴克的咖啡要物有所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末日想象 2012-12-18

    评论

  • 还是文学比新闻传播有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