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28

    人道

     

    我躺在喜来登花园里的沙滩椅上假寐。

    游人不少,很多不是酒店的客人,是把这里当厕所和景点的(想起我和老N当年每次逛王府井,是一定要去王府饭店方便的,呵呵)。那些四处巡行的饭店警卫,显然足够势利眼,有一群大妈大叔就这样被他们发现、然后被礼貌而坚决地送了出去。我用目光追随着那群又尴尬又气愤又委屈的老人,心情复杂。

    1857年,托尔斯泰发表了小说《琉森》,写在瑞士的度假胜地的大饭店里,一个流浪艺人如何遭有钱人的轻慢,而“我”又如何愤慨地挑战习俗,请艺人在饭店里共进晚餐。我曾经为此而感动,对托翁的人道主义精神心悦诚服。

    如果我对警卫说:“他们是我的客人”,如果我为他们每人买上一杯40元的饮料,他们有资格留下来。可是,他们喜欢这样的施舍么?最关键是,我有这样的勇气么?

    IVON从泳池里爬了上来,他独霸这个宝地已经很久了。我对他说了警卫赶人的故事,他先说:不会吧?转而又说:也有道理啊,如果是公园当然可以随意,咱们可是每天要花两千块的啊……

    我承认,我是有点妇人之仁,但是托翁的白胡子,在这个世界里,飘摇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女侠的楼市 2009-12-28
    中产 2006-12-28

    评论

  • "咱们可是每天要花两千块的啊……"

    确实不人道。



    BLOG什么时候改版面了,我都是用READRE读,一直没发现呢。
  • 我时常发生的事是,刚和朋友喝茶聊天,说起对乞讨者的善心,还会用泰戈尔的“我不是给他,我是给以人道”,一出门,常常就立马撞见乞讨者,我们就又这样走了开去,飘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