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29

    看病

     

    我那忍耐力,真不是夸的。小时侯阑尾炎,差点没穿孔,就因为自己忒能忍。

    本来,目前这个毛病我也是想忍忍算了,但是8天了它愈演愈烈、变本加厉,从天堂里的小阴影发展为人间里的大问题,实在忍无可忍,决定去医院。

    IVON很不寻常地中午回来接我,去巴黎春天的百合居像模似样吃了午饭,这才杀奔那个著名的医院。挂上了所谓的专家门诊,然后在门口长椅上默默地等。人不少,有的妇女有人陪,有的没人陪。陪着的男性,如丧考妣的严肃表情。特别是“男士免进”的那块牌子,不知道被他们剜了多少眼。IVON等得昏昏欲睡,我翻了一本三联生活周刊,终于等到了。

    我对自己的毛病心里有数,张嘴也是行话,大夫也就不跟我废话。聊到病的起因,我们开始探讨准哲学问题。大夫说:哪有那么多因果啊,有的病有因果,有的病可没有因果,简直说不清楚怎么回事情。唉,深获我心。当然,敢这么说的大夫,要么是糊涂的撞大运的庸医,要么是理智的看透医学本质的高人,我希望她是后者。

    交了钱,拿了药,在对面的星巴克里每人整了杯咖啡,难受依然是难受的,但是询问过了专家,好象就心里有了底,当把忍耐进行到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阴郁 2005-12-29

    评论

  • 严重关注,等待痊愈的消息。
  • 注意调养,小病也是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