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05

    数字工程

    一整天全耗在了办公室里,向一整套表格里填数据。那表格打包来的时候面相还好,分解开来,好么……

    年根底下,地主噼里啪啦把算盘打得山响,算算收成了、余粮了、雇工工钱、大牲口是不是该歇了。目前,在金字塔型的组织结构里,领导们也该年终总结和年初计划了。为此,事关领导宝座的基层数据是最要紧的,大家像抢收庄稼一样抢收着数据。

    黄仁宇认为数目字管理是典型的资本主义文化,数字最接近真理——不讲情面的、赤裸裸的。不过,依照中国式逻辑,数字是死的、人可是活的,既然美国能闹出安永案来,足以说明摆平数字是大有可能并且大有可为的,国人当自强。据我所知,目前在此小三楼里埋头填表(还不是为自己填表)的人员有五路以上,数我这组最势单力孤,人家大的组扯出去吃午饭,正经一哨人马。

    我收好了数字,然后转往表格里填,象在水田里插着秧。到暮色四合十分,已经相当熟练,几位大腕的相关数据——别管是生辰还是研究项目多少多少经费——尽在掌握。

    我曾非常佩服某老师,他能记住全体教工的出生年月日,今天琢磨,那他得填了多少表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花花草草 2008-01-05
    一见钟情 2006-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