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09

    “发现”与“突转”

     

    几天前,在陪IVON复习《老友记》的时候,为了心理平衡(告诉自己没有浪费时间),我捧了“经典与解释”的第15卷,名曰《诗学解诂》。这一本主要是跟亚里士多德过不去,第一篇叫“《诗学》微”。IVON拿过去扫了两眼,说:“太可怕了,我娶了个什么啊。”根据他的标准,跟“诗学”过不去的,非妖既兽;跟特指的这个《诗学》过不去的,绝不是美丽的小妖精;如果还“微”呢,更只能是牛鬼蛇神之属了。

    如果不那么苛刻的话,从现代开始,这个老祖宗传下来的饭碗可是养活了不少人啊。“怜悯”、“恐惧”啊,“升华”、“宣泄”啊,记得我刚入门时看朱光潜的高论,高山、仰、止。我不觉得至今谁真正搞通了这套理论,但是正因为难以理解,大家才前仆后继,地道战、地雷战、单兵作战、联合作战,似模似样。我辈不懂希腊文的,其实没资格参战,“微”都不够格,顶多看别人“微”吧。

    唯一浅显易懂的是“发现”(peripateria)和“突转”(anagnorisis)。“发现”是指从“不知”到“知”的转变,李奶奶说“你爹不是你的亲爹,奶奶也不是你的亲奶奶”;“突转”则是指正在进行的事情转至相反的方向,例如“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据说最好的悲剧里面皆有“发现”和“突转”,它们是故事情节的灵魂。假如因“发现”而“突转”、或者因“突转”而“发现”,那就更“有戏”了。而把“因发现而突转”和“因突转而发现”结合到一处,那就“太有戏”了,我说的是十全十美的悲剧——《俄狄浦斯王》。

    日常生活里也不乏这两样。经过一番考虑,我“发现”我要用功了,百尺竿头要进半步了,于是乎,我的生活该“突转”了,转向不那么有趣的生活了。所以,这是个,“悲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办公室 2006-01-09

    评论

  • 呵呵
  • 真奢侈,这些个大学问权当审美娱乐了
  • 每次看你写的东西都是种享受,呵呵

    谢谢这么多的日子你一直在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