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13

    头痛

     

    一定是昨天嘲笑陀氏等人的癫痫,报应啊,我今天头痛。

    在《我自己的爱达荷》里,主人公是个癫痫患者,每次发病,能看见高天流云、巨大的阴影扫过木屋;能看见波光粼粼,逆流而上的鱼群奋力跳跃,很诗意。按照超现实主义的说法,“美是一种抽搐”,可能吧。更玄一点的,说抽搐接近神性,比如古希腊的女巫坐在三角架上说预言,那是要抽搐加口吐白沫的。基督徒说,穆哈默德有同样的症状,这个问题很严重,待考。至于那些服用毒品的凡人,渴望在抽搐里看见天堂的一角,灵性的体验大概是有了,只因为借助了外力,不纯粹,现世结局也往往不大好。

    头痛呢,我过去觉得比低级一点。孙悟空头痛,可是他是“得道”的猴子啊。直到在《基督最后的诱惑》里,看导演禁不住诱惑,把人子写成一个受剧烈偏头痛折磨的人。我很满意,为自己的头痛找了个著名的同路者。

    不过头痛时的我看不见云和鱼,也看不见天使或者魔鬼,只看见金星点点,世界是昏暗的,而电脑上的字儿是歪的。真头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痴心妄想 2008-01-13
    雨天的时尚 2006-01-13

    评论

  • 所以小红帽只能当作"文化生活"来看看,

    达恩顿属于中级班,

    发掘故纸堆中的资料,再连缀起来自圆其说。

    要说堆砌资料不发一语春秋笔法般,

    还能让人看得心悦诚服的,

    就只有埃利亚斯的《文明的进程》了。。。。
  • to 藤原, 我还是十年前看的材料, 但的确是史学界流行的说法之一, 那叶子据说是月桂, 也就是阿波罗的圣树, 在保留下来的瓶画上, 女巫一手持月桂枝, 一手持浅碗, 留给后人的想象空间真大. 另, 小红帽那本写得太粗率了, 虽然很好玩.
  • 叶子一说倒真不知道,应该不是古柯叶罢,虽然有可卡因成分,可能有致幻效果,不过该是新大陆的物种,欧洲没有。

    气体说和三脚凳我是从上海书店出的发现之旅中的一册《希腊的诞生――灿烂的古典文明》里看到的。

  • to 琉璃君: 可以说成"女巫", 参见拉格克维斯特著名的小说<女巫>, 写的就是德尔斐神庙的西比尔的故事。以基督教传统衡量,她们是“女巫”,从异教传统看,才被称为“女祭司”。至于地下气体,也只是说法之一,记得还有咀嚼某种叶子之说。呵呵。
  • 不是女巫,是阿波罗的女祭司,嗅到地缝中弥散出来的气体,之后呓语
  • 我也头痛,可是连星星都看不见,更别提打字了
  • 头疼还写,你可真让人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