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17

    文学病

     

    Albert Mordell 何许人也?

    也是个“跨世纪人才”,只不过跨的是1920世纪。他算是弗洛依德的同时代人,并且深深服膺于弗氏的精神分析学说,言必称“力必多”,时时不忘“幼年”,算是跟得很紧。他的不太厚的小书The Erotic Motive in Literature曾得到弗氏本人的称赞,也是精神分析学派文学批评的经典著作之一。

    此书的汉语译本姗姗来迟,但是黄色的封皮、黑色的字体、吸引人的标题,应该很抓人眼球。我是数个月前就买了,但是抛在书架的一角,忘了。失眠的时候需要找点软性的书,在书架上“选美”的时候,看到了它。

    此书和野史一样好看。莫德尔如勤奋的私家侦探、尽职的狗仔队员,把从古至今的作家们翻腾一遍,深挖隐私,毫不手软,以传记材料特别是文本自身,铁证如山地判决说:

    荷马,十有八九是个同性恋。

    但丁,既是施虐狂又是受虐狂,不仅如此,还十分自恋。

    济慈,严重焦虑症。

    拜伦,别看表面上是个唐璜,其实一直不能忘怀早年恋人玛丽·查沃斯。

    戈蒂耶,恋物癖。

    斯蒂文森,典型的俄狄浦斯情结。

    罗斯金,神经官能症。

    华滋华斯,恋妹。

    夏洛蒂·勃朗特,白日梦患者。

    西塞罗、恺撒和卢梭:暴露狂。

    福楼拜,施虐狂。

    安徒生,拒绝长大。

    爱伦·坡:施虐狂受虐狂集于一身,还有严重白日梦倾向。

    惠特曼:空前自大狂。

    ……

    疯子不都是天才,但是天才大多数是疯子;病人不都是文学家,但是文学家多半是病人。经过将近百年的时间,人们逐渐接受了这个定律,更骇人听闻的故事都听过,这些作家们的怪癖,不算什么了。比较令人别扭的是,精神分析学派指出,只有有病的人才会喜欢那些有病的作家。我看了看上面那张单子,唉呦喂,我知道自己有病,可是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病。

    还是换个角度,扩大化一点吧:文学本身就是病,写的读的都有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陷阱 2008-01-17
    打劫生意 2006-01-17

    评论

  • 怪不得咱们就只能写个博客啥的,病得太轻。